SNAICC表示:接受國家照護的高原童數是國家恥辱

2014/08/27

譯者:Jinumu

原文作者:Robyn Powell

5701042-3x2-340x227 這位婦女在論壇上分享自己在孫子被政府單位帶走後,便歷經創傷。

一個代表原住民族和托雷斯海峽島民家庭的團體表示,接受國家照護的原童數量不斷成長,是國家的恥辱。

根據數據統計,澳洲國家照護中的兒童中,有三分之一來自原住民族背景,原住民族及島民兒童照護國家秘書處(Secretariat of National Aboriginal and Islander Child Care, SNAICC)表示,這樣的數字可能有造成另一波「失竊的一代 Stolen Generation」的危機。

今天(2014/08/27)在Adelaide舉辦的一場論壇,就是針對原童照護討論。

SNAICC的Sharron Williams告訴與會者,有些事情一定要改變。她表示:「如果我們允許讓原住民兒童,所有得兒童,以如此高的程度進入國家照護系統,是國恥。」

一位參與論壇,但不願意公開身分的婦女表示,她的孫子被送去政府經營的照護單位後,她便處於創傷中難以平復。「我的第二個孫子哀求:『不要讓他們把我帶走』而最小的則是嚇得躲在床底下。」

有人在論壇上提出,要打破傷害原住民族家庭的循環,就必須要培力、賦權部落。

5700952-3x2-340x227 Robyn Layton表示,西方模式無助於原住民族家庭。

現任職於南澳和解委員會的前任法官Robyn Layton表示,西方模式有負於原住民族:「立意良善的非原住民總是用西方模式做事。」她表示,允許將兒童帶離原生家庭的政策,始於殖民時期,也就是說,許多家長都曾經在年幼時經歷過被強制帶離的創傷。

Layton女士表示,提供更多資源並非打破循環的必要方式。

現在要找到解決方案所要做的,是要賦權他們運用文化方式來處理,用原住民的方式。

她也表示:「現在要找到解決方案所要做的,是要賦權他們運用文化方式來處理,用原住民的方式。」

兒童保護專責單位則表示,他們希望可以改變政策,讓政府照護的原住民族兒童數量可以在2018年減半。

SNAICC的執行長Frank Hytten表示,對於什麼時候可以因為一些照護問題,像是疏於照料,將兒童帶離原生家庭需要有更明確清楚的政策:「現在並沒有明確的理解或是清楚的定義,究竟什麼叫做疏於照料,很多被標示為疏於照料的問題,其實是貧窮所導致的狀況。也因為這樣,我們懲罰生活貧困或是因為有些原因,而生活在家庭功能受限的人,但這些並不只是他們自己所造成的問題。在討論為什麼要將兒童帶離原生家庭,以及要怎麼樣和功能不彰的家庭合作時,我們必須要將原住民族納入決策過程。」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Numbers of Indigenous children in state care a national disgrace, SNAICC says

廣告

札幌眾議員表示:原住民愛努族是「不復存在」的族群

2014/08/18

譯者:Jinumu

一位札幌的眾議員因為張貼在網上的意見而引發爭論之火,貼文內容說原住民Ainu族群「已不存在」,並提出那些自我認同為愛努族的人,動機是為了要得到政府加惠少數族裔的計畫。

43歲的眾議員Yasuyuki Kaneko在8月11日於Twitter上貼文表示:「目前的法律並沒有包含任何可以合法確認的『愛努(Ainu)』這個字。」

北海道愛努族協會的副執行長Kazushi Abe則質疑Kaneko的評論。

「我對他的知識貧乏感到噁心,很遺憾在愛努族為了恢復權利所作的努力之際,看到這樣的評論。」

愛努族在北海道和附近的薩哈林和千島群島生活了幾百年的時間。日本內閣在六月確認愛努族是「有自己的語言、宗教和文化的原住民族。」

在Kaneko自己的官方網站,他表示之所以會有人聲稱自己是愛努族,是因為政府的支援,包括獎學金和低利率的房屋貸款。

他告訴京都新聞:「愛努族的定義很模糊。」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Sapporo assemblyman says indigenous Ainu ‘no longer exist’ as group

愛努族相關介紹報導:Ainu族14000年歷史 日本原住民族 2014-04-20

對原住民權利納入澳洲課綱的渴求

2014/08/15

譯者:Jinumu

原文作者:Gary FoleyElizabeth Muldoon

澳洲教育部部長Christopher Pyne形容即將要公布的澳洲課綱檢討報告,是旨在要解決對課綱過度集中在「我們對待澳洲原住民族的方式」而犧牲了對「西方文明的益處」的說明的「合理批評」。

根據許多位評論家所指出,這樣的評論主要是出自於被任命為課綱檢討聯名主席的Kevin Donnelly。

雖然許多人捍衛課綱並無所聲稱的歧視,但也沒有多少證據顯示,在討論中有討論到澳洲課綱是如何呈現原住民歷史。

歷史課綱聲稱是要提倡

了解原住民族及托雷斯海峽島民民族過去與現在的經驗,其認同以及其文化的持續價值。

然而,若仔細檢視7到10年級-也是在中等教育層級,歷史課是必修的年級-的歷史課綱,就會發現,課綱內容無法達成這個目標。

課綱怎麼述說原住民歷史?

不管辯論雙方的政治姿態為何,原住民歷史在中等教育的歷史課綱中著墨極少。

每一年的級別都包含有概述和三個相對應歷史時期的「深度研究」,在7年級開始古代世界的研究,並以10年級的現代世界結束。

在七年級時,學生會從考古學的角度探討澳洲的「古老過去」,在九年級時,學生會開始思考「歐洲征服者」和原住民族「接觸(有意或無意)的影響」,包括「屠殺」、「歐洲疾病傳播」、「強制帶離兒童」以及「屠殺羊群」。而後在九年級時,學生會檢視原住民族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經歷。

之後在十年級的「權利與自由」深度研究中,將會以聚焦在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峽島民的奮鬥的近乎專有內容來探究「人權奮鬥」。

作為唯一持續探究原住民族觀點和歷史作用的深度研究,該研究也突顯了對一些最被廣為慶祝的原住民政治成就的歪曲。最根本的問題是,這種深入研究將所有的原住民政治鬥爭描繪成對公民權利的奮鬥,違背了壓倒性的歷史證據。

除了對公民權利(如遷徙自由及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訴求,原住民的政治奮鬥已經為了土地權和自治權戰鬥了好幾個世紀。和公民權利相反,這些權利的前提在於原住民族相對於殖民地狀態的獨特地位,並且都是原住民集體權利,並非立基於公民身分的個人權利。

從1960年代末期以來,在澳洲,「自決」就成為著名的原住民政治願景,而自決就包含了土地權利和自治,因為土地被視為原住民部落得以自治的經濟(以及-在某些情況下-精神)基礎。

公民權利專注於掩蓋原住民權利議程

在「權利與自由」深度研究中所探究的第一個主題是1948年聯合國人權宣言。在這裡,課綱不能將被壓迫的黑人的解放鬥爭和世界各地的原住民部落劃上等號,這是要理解原住民自決議程之所以會浮現的重要關鍵。

在1920年代,澳洲原住民進步協會從Marcus Garvey的聯合黑人進步協會汲取大量意識形態及戰術,1960年代的年輕原住民運動份子深受美國黑人權力運動的刺激。

在這個深度研究中的第二個主題,是關於原住民權利及自由奮戰的背景,「包括1938年的哀悼日和失竊的一代」。要真的完全理解這個題目,學生必須要擁有先備知識,知道對原住民族的普遍剝奪,以及其被困囿於政府所經營的慈善機構與保留區之中。

這個深入研究而後跳到「美國公民權利運動與其對澳洲的影響」。再下一步,學生思考「[許多原住民政治奮鬥重大事件]對原住民族及托雷斯海峽島民之公民權的重要性」。這些重大事件中,就包含就土地權利而言,而非公民權,極為重要的「Mabo判決」。

同樣令人費解的是,該研究內容將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列為「為確保公民權利及自由所做出的持續性努力」的案例,而這份宣言根本上所考量的,就是原住民族的自決權。

課綱所缺乏的為何?

原住民歷史上許多重要的發展,都與全球政治趨勢有很強的聯結,卻被課綱所忽略。舉例而言,國際黑人權力運動對原住民部落管理服務的出現,以及1970年代的黑人文化運動的誕生至關重要。對原住民部落而言,這些直至今日都還是極為重要

深度研究對土地權利禁聲恐怕是最擾人的部份,因為若要理解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Mabo判決,就需要對土地權利運動歷史的知識,從早期的邊境戰爭,到1966年的波山出走,再到1972年的原住民帳篷大使館行動

有鑑於其實際內容,澳洲課綱中的許多確認原住民歷史的極端重要性的聲明,都非常空洞,而其保守批評則很荒謬。

當澳洲課綱檢討結果正式公布時,需要針對其內容的理解,而不是包裝進行辯論。我們需要很多聲音,一起共同要求對原住民觀點的更加重視和一些迫切需要的學術嚴謹性。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Pyning for Indigenous rights in the Australian Curriculum

Nunavut藝術家拒絕為國會議員演出

2014/08/08

譯者:Jinumu

g-3 Lucy Tulugarjuk是知名伊努特族(Inuit)演員、喉音歌手、作家,在近日拒絕在國會議員Leona Aglukkaq(伊努克族 Inuk)到訪時演出。照片來源:stopklatka.pl

一位藝術家拒絕為Nunavut的國會議員Leona Aglukkaq演出。

來自Nunavut的Lucy Tulugarjuk被要求要在 Aglukkaq造訪西北領地的史密斯堡時,表演喉音歌唱和鼓舞,Lucy現在也住在史密斯堡。

不過她說,她對Aglukkaq並不滿意,她說這位議員並沒有反應Nunavut人對地震勘測的憂慮。

Nunavut的部分伊努特族人對國家能源局允許要在巴芬島東海岸的巴芬灣和大衛海峽進行石油和天然氣的地震測試憤怒不已。

他們擔心野生動物會因此遷徙搬離這個區域。

Tulugarjuk表示,Aglukkaq應該要為了自己的族人挺身而出,而不是一昧聽從總理Stephen Harper的指示。

Tulugarjuk說:「我覺得要和我的伊努特族人、朋友和家人分享,我對這件事情的反對是很重要的,如果有必要,我也會站出來大聲反對,而為了表示抗議,我拒絕表演喉音歌唱和鼓舞。」

Tulugarjuk說,是史密斯堡的伊位領導人要求她演出,並不是Aglukkaq的工作人員。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Nunavut artist refuses to perform for MP Leona Aglukkaq

潘基文:原住民族可成為有力的進步動力

2014/08/09

譯者:Jinumu

世界原民日 照片來源:Broddi Sigurdarson

今天是世界原住民族國際日,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表示,原住民族對發展有核心利益,並且可以成為有力的進步動力。

「為了要讓他們對我們所共有的未來有所貢獻,我們必須保障他們的權利。」潘基文在針對國際日的發言中如此表示,並且補充道:「讓我們肯認並且慶祝世界各地原住民族珍貴且獨特的認同,讓我們更加努力地賦權他們,並且支持他們的訴求。」

世界原住民族國際日每年在8月9日舉辦,是為了肯認聯合國原住民人口工作小組在1982年於日內瓦所召開的第一次會議。

「歷史的不公不義往往造成排擠和貧窮。」潘基文也表示,權力結構持續對原住民族的自決權造成阻礙。

粗估世界上總共約有3.7億的原住民族人口,分佈在90幾個國家中,佔世界貧窮人口的15%,此外也佔世界上3億極度貧窮鄉村人口的三分之一。實踐其獨一無二的傳統,他們保留了和所居住的主流社會不一樣的社會、文化、經濟和社會特質。

在昨(8月8日)日於聯合國紐約總部所舉辦的國際日活動上,聯合國大會的主席John Ashe表示,因為世界原住民族第二個國際十年接近尾聲,以及即將要在2014年9月舉辦的世界大會,今年的慶祝活動有其重大意義。

透過其特別顧問Crispin Gregoire代為轉達,Ashe主席表示:「原住民族的歷史性邊緣化仍然是今天這個世界以及許多地方常見的不幸現實,這些艱鉅的障礙是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總幹事Irina Bokova指出,該組織背負保護文化多樣性的責任,透過兩個面向的行動以達成使命—第一,提倡使用原住民文化、語言和傳統;第二,提供知識與技巧,讓原住民族能夠完全且平等地參與國家及國際事務。

她說:「我們也在後2015年發展議程的脈絡下繼續這個使命,和我們的夥伴一起,為一有企圖心且全面的教育目標倡議,該目標旨在充分尊重在地知識體系,包括原住民族知識。」

UNESCO總幹事表示,國際日是一個機會,讓所有人都動員起來,消除仍然存在於原住民族權利實踐的鴻溝,特別是在國際社會正在塑造了新的後2015年發展議程的現在。

聯合國大會在2007年所通過的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肯認原住民族的自決權,以及自由追求其經濟、社會和文化發展的權利,今年的主題:「消除鴻溝:落實原住民族權利」也標誌了從1994年訂立至今,恰好滿20週年的世界原住民族國際日。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On International Day, Ban says indigenous peoples can be ‘powerful agents of progress’

部長擊碎薩米族對ILO公約的期待

2014/07/28

譯者:Jinumu

芬蘭即將簽署國際勞工組織的原住民及部落民族權利公約,但此舉卻未必會為該國之薩米族人帶來更多權利。

根據司法部長表示,芬蘭立法單位已經回應國際勞工組織的1989年原住民及部落民族公約,芬蘭將在這個秋天正式簽署,成為該公約的第23個締約國,挪威也已經簽屬該公約,但另外兩個有薩米族人口的國家-瑞典和俄羅斯並未簽暑。

好幾個世代以來,在芬蘭北部的原住民薩米族就一直要求要根據國際勞工組織原住民及部落民族公約落實更多的權利,在歷經好幾年的爭取,芬蘭終於要在今年秋天簽屬這份聯合國機構的公約。

司法部長Anna-Maja Henriksson卻表示,在調整國內法律以符合該公約的要求後,對芬蘭境內約9千名的薩米族人而言,其實不會有太多改變。

有些薩米族人期待,國際勞工組織的公約會拓展他們的土地權,也會讓他們可以對公有土地和水資源區域有更多發言權。

薩米議會等待國際勞工組織聲明

司法部長Henriksson卻說,薩米族人所期待的發展並不會發生,並且強調,土地所有權不會改變,也不會有人的權利受損,並且補充說道,公約只會影響薩米人在關於其家園、文化和語言的決策制定時的參與方式。

芬蘭薩米議會卻抱持不同看法。根據薩米議會議員Klemetti Näkkäläjärvi的說法,芬蘭還在等國際勞工組織針對土地和水權等問題要如何處理表明立場。

於此同時,芬蘭政府主張,國際勞工組織很滿意芬蘭所制定的得以避免對原住民族生活和生計造成任何負面影響的礦業和森林相關法律。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Minister quashes indigenous Sámi hopes for more rights under ILO conven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