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行動黨:毛利人享有「法律特權」

2014/07/29

譯者:Jinumu

jamie-whyte-act-GETTY ACT行動黨黨魁 Jamie Whyte。 

長期而言,合法特權對毛利人來說,並無益處,ACT行動黨黨魁Jamie Whyte如此主張。然而毛利黨的聯合黨魁之一Tariana Turia因此指責他是在「企圖回到過去那種老式種族主義,在他之前的人如此主張,以為可以因此贏得選票」。

在上週末行動黨所舉辦的Waikato會議上,Whyte博士發表演說,指出在很多面向,紐西蘭的法律都「未能妥適地無視種族」。「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為了保障國會代表權,奠基在種族之上的的毛利人選舉名冊和毛利席位的持續存在。」Whyte博士還說,毫無疑問,紐西蘭法律並非種族平等:「紐西蘭的毛利人現在是合法地享有特權,就像大革命前的法國貴族一樣地在法律上享有特權。」

Whyte博士表示,以種族為本的法律沒有存在的空間,他的政黨會朝廢棄所有以種族為本的法律為努力目標。

Tariana Turia女士則直指Whyte博士的言論是「直接的種族歧視」。「他以為這會吸引紐西蘭人,但紐西蘭人其實知道我們必須要並肩合作。」她這樣告訴記者,「這是舊式政治,在紐西蘭沒有空間。」

紐西蘭總理John Key則表示,他並沒有看到Whyte博士的發言內容。「我才不會把接下來幾週的時間,花在批評可能的聯合組閣夥伴所說或是沒有說的言論上。」總理如此表示。

Colin Craig的保守黨同樣也倡議要終止以種族為本的法律。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ACT Party: Maori ‘legally privileged’

 

 

廣告

Pita Sharples: 民有、民治、民享的語言政策

2014/07/21

譯者:Jinumu

原文作者:Pita Sharples(紐西蘭毛利事務部部長)

我記得我小時候,有一天聽到我母親和葛蕾斯阿姨因為一位帥氣的毛利男孩而爭吵。

在學校他們只被允許講英文,卻仍然得不到應得的尊重,所以他們翻越學校圍牆,和學校其他人一起,掀起了毛利語復振的浪潮,現在毛利語成為了國家人民法的一部分。

我在那之後問我母親,誰吵贏了?沒有得到答案,只叫我回自己的房間。

那是我母親的世代所面臨的現實,毛利語在學校是被禁止的,她因為說毛利語而被老師體罰,在她的年代,她總是被灌輸毛利語是過時語言的觀念,這樣的世代運動對我們的文化和語言有著毀滅性的影響。

我是那個年代的產物,我成長過程中,並不會說毛利語,直到我到了Hawkes灣的Te Aute學院就讀後才透過屈辱和驕傲體認到,要確實體現毛利生活,知道自己的語言有多重要。

現在我會講毛利語,但就像許多我這個世代的毛利語使用者一樣,我必須要為了自己而重新學習這個語言,我的同儕和我處在語言復振運動的前線,毛利語對我們之中許多人而言,都是第二語言,也有很多人根本不會講,但我們全都清楚明白,語言有多影響深遠。

語言復振過程中,最顯著重要的事件,就是1980年在國會所舉辦的Te Hui Whakatauira高峰會,那個會議將亞群(iwi)領袖和毛利專家聚集在一起,也是語言巢或是毛利語幼稚園(kohanga reo)的概念率先被提出的場域。與會的每個人都將這些概念帶回自己的區域,而之後的發展,非常有力量。

我們的領袖,我們的亞群領袖,知識的守護者,培力我們,我們也反過來培力他們,透過傾聽和學習。語言巢到處遍地開花,而要挽救我們的語言的氣勢開始增長。

這個提案是很有機的,允許各個氏族和部落用自己的方式、使用自己的方言。這也導致了我們的族群結構的改革,強化了各區域的領導力和主權(rangatiratanga),這是被殖民後的第一次,我們的族人被拉回去用氏族(whanau)、部落(hapu)、亞群(iwi)的方式生活。

這些簡單的原則,組成了我在這個月初所公佈的新毛利語言政策的基礎。這項政策是很變革性且授權的。它恢復毛利人的角色去領導的延續毛利語所需要的語言革命。直到現在,毛利語言復振單位一直都由政府所掌管。而現在,這將改變。

新政策承繼Te Hui Whakatauira高峰會的精神,並且塑造成所建議的毛利人/亞群選舉人團(Te Matawai)模式:亞群/部落以及毛利語從業人員共同合作掌管那些單位,這將會授權給這些單位更強大的政策和評估角色,促進毛利語的法律地位。

有些人質疑,亞群不應該承擔這樣的責任,因為他們在毛利語言計畫的經驗很少,然而,我們的亞群,我們的部落,卻是在殖民之前,對我們的語言行使主權。亞群正在快速地重建,我們不應該因為這個重建過程在語言的部分還不夠快而懲罰他們。

如果家庭語言和方言的發展是世代間成長的核心要素,那麼權力的重心就應該重新平衡,偏往亞群/毛利人。

紐西蘭毛利委員會質疑我沒有諮詢毛利人,但是他們的成員卻確確實實參與了公開的諮商會議,並且還提交書面建議。該委員會也質疑,根據法規,我應該要諮詢他們,但這並非事實。該委員會進一步質疑,我破壞了他們的懷唐伊調解庭聲明權利,這也不是事實。該委員會提出阻擋我向國會介紹這項法案的要求,而法庭則拒絕為這項訴求開庭。

秉持Te Hui Whakatauira會議的精神,我很驕傲地將這樣的爭辯,從政府和毛利人之間,移轉成哪些毛利人應該要為政策負責。

這週我將會在國會進行這項2014新毛利語言法案的一讀,該法案支持所有毛利人/亞群參與獨立審查的看法。我們所提議的是主權,我們所提議的是毛利人/亞群選舉人團(Te Matawai, Māori/Iwi Electoral College)。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Pita Sharples: A te reo strategy for, by and of the people

影片:夏威夷原住民的170年獨立戰爭

2014/07/10

譯者:Jinumu

在六月底時,美國內政部公開表示有興趣要和夏威夷原住民族進行政府對政府關係的對話,就像其和許多被聯邦政府肯認的美國原住民族和阿拉斯加原住民族所進行的對話一樣。

不過,一場6月23日在夏威夷檀香山所舉行的會議上,與會的夏威夷原住民族人異口同聲的向這項提議說「不」。

根據印地安國家今日媒體網路(Indian Country Today Media Network)最近的報導指出:「美國國會頒布了150多個法規專門處理夏威夷原住民社區,但美國和夏威夷原住民社區並沒有正式關係,因為美國在1893年非法軍事推翻夏威夷王國,以及設立美國所控制的臨時政府都違反條約和國際法。」

這部由Keauhou-Kahalu’u教育機構所製做的影片「1893 行政協議及至今深遠影響 (1893 Executive Agreements & Profound Impacts Today)」內容中,政治學家Keanu Sai博士談到這些協議的歷史和其持續影響,雖然是近一年前的影片,卻和內政部提出對談計畫後所引發的討論相呼應。

原文網址:Video: The 170-Year Fight for Native Hawaiian Independence

譯者註:

根據另一篇報導指出,夏威夷原住民族人反對政府對政府關係對談的原因:

「因為夏威夷快速成長的國族主義或主權運動,在6月23日的會議中,絕大多數的與會夏威夷原住民族人強烈表達對政府的憤怒和不信任,其中許多人都一致認為,與美國建立政府對政府關係,將會終止他們長久以來想要恢復被美國所非法推翻的王國,重新建立獨立主權國家的訴求。」(延伸閱讀:No Aloha: Native Hawaiians Against Interior’s Relationship Proposal

智利Bachelet總統在Mapuche新年揭示新原住民政策草案

2014/06/24

譯者:Jinumu

原文作者:Sam EdwardsMaría del Carmen Corpus

反對派人士擔心政府打算「徵用」Araucanía的土地,而原住民組織則描述其提案為「殖民手段」。

智利 Michelle Bachelet總統在We Tripantu(Mapuche新年)發表將會影響智利原住民部落的新政策草案。照片:Gobierno de Chile。

Michelle Bachelet總統在Mapuche族人新年的第一天發表了她說將會建構智利政府和其原住民人口關係新紀元的政策草案。

在Santiago和許多原住民族群代表一起參與一場We Tripantu慶祝活動時,Bachelet描述了她說將會拓展原住民政治代表性、加強相關機構能力且協助歸還爭議祖傳地給智利南部的Mapuche族群。Bachelet說道:「從民主轉型以來,已過了近25年,歷經了五任總統,然而,無論我們有多努力,仍然對[智利的]原住民族有所虧欠。現在是時候,要有勇氣邁出新的一步,不能只是短視近利,而是要將目光放遠,達成我們原住民部落的弟兄姊妹,長期以來所渴欲的進步。」

這是Bachelet訴求要在上任後100天內完成立法的50項政策目標之一,但整個政策卻因為智利堅守國際勞工組織第169號公約而延遲,該公約要求,政府在制定任何會影響原住民族的政策時,須要先諮詢原住民族。這個諮詢過程將由原住民族委員會主持,這是一個由行政機管所組成,負責發展並分析提案,以及監督協商和談判進程。

這個委員會本身被Mapuche運動組織Council of All Lands代表Aucán Huilcamán嚴詞抨擊,將其稱為是一個無法代表許多原住民組織看法的「幼稚園」。Bachelet對於制度化和土地改革所提出的政策表現較佳,但仍然遭受Huilcamán和保守的反對派政治人物的砲火攻擊。

建立旨在發展政府和少數族群間政策的原住民部會的提案被Huilcamán所拒絕,因為他認為,這樣的部會對解決政府和Mapuche之間的爭議和緊張關係毫無貢獻,他甚至聲稱,這會延續這兩者之間的殖民關係,因為此舉是對自決的扼殺。

Huilcamán表示:「智利政府製造和Mapuche族之間的衝突。」並且補充,程度更高的政治自治才是解方:「一個原住民部會只會增加政府的存在,並且激起更大的衝突。」

然而,Council of All Lands也附和所提出的策略之一:在國會指定席位,以確保原住民族群的政治代表。Huilcamán也表達對成立一個委員會,以建立一個議定的原住民歷史版本的支持。

也許對反對黨政治人物而言,最主要的爭議點在於Bachelet要轉移爭議土地的計畫。多年以來,在大部分Mapuche族人所居住的Araucanía區南部,對土地有祖傳連結的原住民族和擁有合法所有權的商業公司之間因土地而起的爭議越演越烈,這樣的爭議往往是靠由政府出錢購買土地來解決,Bachelet的新政策也是如此提議。

對國家革新黨的Diego Paulsen而言,購買更多的土地代表了對老舊且失敗政策的仰賴。Paulsen告訴媒體:「我們已經買了20年的土地,卻仍然看不到該地區的爭議有任何解決。」

Paulsen是一群代表該區域的保守派國會議員中的一位,他們指控政府忽視該區域Mapuche運動份子和擁有土地的企業間的緊張關係。Paulsen向媒體表示:「我們可以看到,對政府而言,南部的原住民族和問題重要性極低,政府竟然等了105天才公布這些提案,而現在,我們必須要再等六個月。」

智利抗議

在週末時,Araucanía地方政府首長Francisco Huenchumilla,一位土生土長的Mapuche族人,進一步激怒了這個動亂地區的保守派和地主,措辭強硬的展現對原住民努力開墾大片土地的支持。

Huenchumilla在上週末接受El Mercurio訪問時表示:「我們不能讓上百戶的家庭生活在僅僅2.5平方公頃的土地上,同時隔壁的有錢人卻坐擁5000平方公頃。[土地擁有人]必須要了解,他們應該要放棄他們的產權,因為這完全且絕對不正義。」

Huenchummilla繼續解釋他如何對原住民運動產生認同,指出他的祖父曾經努力對抗智利共和國在19世紀的入侵和並吞。他總結道:「如果我不是律師,我可能會加入抗議的行列,試圖恢復我的土地。」

不過,Huenchummilla的言論並未獲得當地保守派人士的認同。

地區檢察官全國協會、當地土地所有人和反對派國會議員皆採取不願溝通的強硬立場。中偏右翼的國家革新黨參議員Alberto Espina批評Huenchumilla將當地的衝突簡化成土地爭議問題。Espina告訴媒體:「Francisco Huenchumilla說國家欠Mapuche部落土地的說法是大錯特錯。他不能把地主趕出他們自己的土地,他們都是合法擁有這些土地。」

Huenchumilla本來就充滿爭議,已經在許多場合點燃口水戰。

在上任Araucanía首長後不久,他就像該國的原住民族和該區域在被智利並吞後,將人口移到該處的歐洲移民道歉。上個月他聲明,如果可以平息該區的動盪,他願意「自焚」。

Huenchumilla的坦率態度——尤其是他決定要與在2013年縱火襲擊一對老地主夫婦致死而被判有罪的Mapuche精神領袖見面——是Bachelet政府的Araucanía政策反對派的攻擊重點之一。

上週國家革新黨黨魁和其聯盟夥伴,右翼政黨獨立民主聯盟黨宣布計畫要要求內政部長Rodrigo Peñailillo在國會面前正式備詢、或置疑,回答Huenchumilla的行為問題和當地政府對該地區最近幾起暴力事件的忽視。

週一,獨立民主聯盟黨魁Ernesto Silva直指Huenchumilla的言論「令人無法接受」。Silva在接受 Radio Agricultura訪問時表示:「完全違反一位當權者應該有的行為,Araucanía政府首長所做的是製造不確定性,並且煽動人民不去遵守法律。用這些空泛的言論,他說人民應該要歸還並且放棄他們的土地,但並沒有說要怎麼做,遵守什麼程序、什麼策略或什麼條件。用這種方式提出建議是極度不負責任的做法。」

其他的政府官員,相反地,卻表示支持。社會主義黨黨魁Osvaldo Andrade為Huenchumilla辯護,表示他是在建立「促進社會和平和正義」的條件。Andrade表示:「我們認為[Huenchumilla]的言行適切,並且符合政府所支持的正義的本質。此外,在他上任後,他把不平等和虐行定義為首要目標。」

於此同時,Araucanía區在週三出現騷亂。

Kayam Mapu是該區域東北部原住民部落的組織,聲稱在早上阻擋了連接Victoria和Curacautín兩個城市之間的高速公路,抗議該區域出現大型的木材種植園,破壞當地生態系統並且壟斷水源。

Kayam Mapu的代表Alberto Curamil告訴Santiago Times,截至中午為止,抗議群眾已經在和警方衝突後,棄守路障,但將會有進一步的行動,直到政府回應他們的訴求。

他表示:「如果得不到讓部落滿意的回應,我們會繼續採取行動。Victoria和Curacatín之間的道路將會再度被封鎖,以展現我們部落對林業公司的行為的憤怒。」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Bachelet reveals indigenous policy proposals to mark Mapuche new year

 

是時候了!薩爾瓦多憲法增加原住民肯認!

2014/06/30

譯者:Jinumu

原文作者:Rick Kearns

薩爾瓦多在六月通過憲法修正案,正式肯認原住民族並且強制要求國家採取支持原住民部落的族群和文化認同的政策。

在6月12日,薩爾瓦多的立法大會表決批准憲法第63條修正案,內容為:「薩爾瓦多肯認原住民族並且將會採取將維持並發展其族群和文化認同、其宇宙觀、價值觀和靈性之政策。」

薩爾瓦多全國原住民協調理事會(National Indigenous Salvadoran Coordinating Council, NISCC)是該國最大的原住民組織,對許多支持該項修正案,並在第二天聯合發表正式新聞聲明的國家層級和國際層級組織表示感謝,NISCC同時也表明,此項修正案對該國原住民族的重要性:「這會促進原住民權利,將會是我們強化奠基於我們宇宙觀的文化認同的工具,其本身也是一項對整體社會和平的保證,這個社會受排他而掠奪性質的體系所支持的暴力、個人主義和過度消耗所影響;這項憲法修正對原住民族的美好生活的強化有特別貢獻。」

全國性和國際層級的領導人也認為這項修正案對Nahua族、Pipil族、Lencan族和Mayan Kakawira Chorti族等原住民族群是正向的發展,這些族群也有代表參與了大會的投票。

立法大會的主席Sigfrido Reyes將該修正案的通過稱作是這個國家「偉大的成就」,且表達希望「這個肯認會轉譯成對該國原住民族直接而具體的措施,協助他們保存其認同、語言、宗教和其他定義其為第一族群的面向。」

「這項修正案揭示了肯認薩爾瓦多原住民族權利、逆轉對原住民認同和文化的歷史性壓迫的重要的第一步。」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特別報告員Victoria Tauli Corpuz表示。

此外,她也表示:「現在我要敦促政府,儘速開始發展會宣揚且保護薩爾瓦多原住民族權利的政策,並且為此目的建立合適的制度架構。」

原文連結 Original Link:It’s About Time! Indigenous Recognition Added to El Salvador Constit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