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銀行調查顯示未盡保護肯亞森林族群之責

2014/09/29

原文作者:

譯者:Jinumu

一份洩秘文件指稱,世界銀行違反自己所訂立要保護被驅逐的Sengwer族人的條款。

MDG : eviction the Sengwer community from their ancestral lands in the Embobut Kenya Sengwer族部落的居民打包離開他們在肯亞Embobut的家園。照片來源:森林民族計畫署(Forest Peoples Programme)

衛報得到一份外洩文件,是世界銀行的調查報告,內容指責世銀本身未能保護肯亞最後僅存的森林民族的權利,這個族群被以氣候變遷與保育之名,被迫驅離其祖居地

Sengwer族人居住在Cherangani山區的Embobut森林,以狩獵和採集維生,他們所居住的幾千棟房舍,在今年年初被肯亞林務局燒得一乾二淨,之所以要清理出這片森林的一部分,是因為這是碳補償計畫中的一部分,目的要降低毀林所導致的碳排放量。

所造成的結果是居住在靠近Eldoret鎮的千餘位居民,都被歸類成是未經允許即住下來的人,而被迫逃離,他們認為,這是政府的騷擾、恐嚇和逮捕。

這次的驅離在二月時被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特別報告員以及聯合國消除一切種族歧視委員會嚴詞譴責,世銀總裁金辰庸也因此對這個被360個國家級以及國際級公民團體和個人提交聯合聲明,稱為是「文化滅絕」的行為提出警告,一份網路連署更是蒐集到了950,000個名字,共同要求該銀行即刻停止「非法」驅離。

在Sengwer族人提出要求要評估世銀對該計畫的投資的影響後,世銀的調查小組在五月決議,世銀本身在好幾個面向都違反了保護條款。同時,世銀的管理階層也決定,要忽視這個獨立的調查小組大部分的建議。

Homes of Sengwer people stand burning in Embobut, Kenya. Sengwer族人位在肯亞Embobut森林內的家園被大火燒毀。照片來源:森林民族計畫署(Forest Peoples Programme)

總部在英國的森林民族計畫署(Forest Peoples Programme)發言人表示:「很不幸地,世界銀行自己所洩露出的對該份報告的管理階層回應,否認很多所發現的事實,很顯然是對違反安全保障政策事實的不重視,並且提出一份不適當的行動計畫給世銀的董事會考量,計畫內容就只是建議要給林務局人員更多訓練,並且召開一個會議來檢視可以從中學到什麼教訓。」

肯亞的森林民族聯絡網(Forest Indigenous Peoples Network)的代表Peter Kitelo則說:「金總裁表示,該銀行不會袖手旁觀,但是唯有真的正視那些對自己所設的安全保障條款的觸犯,並且改善Sengwer族人所要求解決那些觸犯條款造成的人權侵害的行動計畫,世銀才有可能證明,其總裁所言不假。」

關於該驅離計畫最後的定調決定,將會在9月30日星期二,世銀在金總裁的領導下,於華盛頓特區召開董事會時,針對調查小組報告做出回應。如果董事會決定要為該行動背書,整個驅離計畫就一定會被執行完成。大概有一半以上被驅趕的族人,據信都再度回到自己的土地上。

森林民族計畫署表示:「將如此古老的部落驅逐,就是將原生森林大開剝削與破壞之門,然而保護這些部落對土地的權利和責任,則會延續傳統的保育實踐方法,保護他們的森林。」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World Bank accuses itself of failing to protect Kenya forest dwellers

廣告

2014 UNPFII 平行會議:回顧以多方數據及方法監督對原住民土地、領域及資源的壓迫

會議名稱: 回顧以多方數據及方法監督對原住民土地、領域及資源的壓迫(Reviewing multi-source data and approaches for monitoring pressures over indigenous lands, territories and resources)

時間:2014年5月12日13:15-14:30

地點:Conference Room 7 – North Lawn Building (NLB)

記錄人:胡哲豪、杜瑀涵

圖片

國際土地聯盟(International Land Coalition, ILC)發表

會議記錄:

(一)經濟、土地與發展現況:亞洲地區原住民族1. 採礦問題在印度、印尼及菲律賓原住民區域都遭受到侵害且日益嚴重。此外, 南亞地區也有一些叢林,這些代表我們(原住民)能量的叢林也遭受到破壞,再加上全球氣候環境變遷的影響,使得我們的生活與人權受到劇烈的影響。

2. 關於亞洲原住民族的土地權,在菲律賓有法律承認原住民的「集體權」,國家會把權力還給原住民,而在柬埔寨、印尼也都有相似的例子。國家把土地權還給原住民,而現在的趨勢是國家肯認及認同原住民的土地權及個別權,但是關於個別權的部分已造成原本一塊土地(集體)必須面臨分割為個別的問題,而這樣是在弱化原住民的權力,因為這樣就會鼓勵資本企業去購買原住民的土地。

3. 關於東南亞區域的原住民,有土地是「跨國家」的問題,我們該如何處理目前遇到的問題呢?再加上國際企業可以購買土地,若在同一塊土地上有遇到跨國的情形,該用哪個國家的法律去處理, 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4. 在亞洲,有些國家的原住民很多未揭露(disclosure)的問題,你不知道影響程度會多大,也不知道會造成的影響有多大。比如說,有些問題的影響是我們無法預測的,像是採礦,它真正對環境的影響並不能夠以面積來算。此外,在亞洲有些國家是因中國資產投資而造成的影響,而你無法跟中國的公司(財團、資本)去洽談,並且保護我們原住民的土地。而我們原住民族也沒有資產可以跟中國的大資本家對抗。因此,我們必須建立監督機制,現在就開始建立土地的監督機制,且透過數據資料庫的建立來彙整資訊。目前我們在亞洲有做數據報告,還有關於地景上面的保護、安全機制及森林保護。

(二)經濟、土地與發展現況:非洲地區原住民族

1. 關於肯亞的議題,我們有來自ILC(International Land Coalition)的成員,在非洲的Ogiek原住民部落面臨了全球市場的衝擊,而這個問題是逐漸增加的。而過去,我們原本作為農耕地使用的土地都轉變為畜牧活動使用了。此外,對於土地「農業商業」的趨勢,資本把土地(森林)開墾作為商業使用的食物作物之外,其他發展計畫, 像是開採石油、鑽地、興建水庫、水力發電也造成原住民土地遭受嚴重的迫害。

2. 國際土地聯盟(International Land Coalition, ILC)、非洲Ogiek族發展計畫( Peoples Development Program,OPDP)現在的工作就是在減少對土地的壓迫與破壞。我們透過培育及增加在地族人的知識,主要是為了自身土地權利。但我們目前遭受的挑戰就是缺乏資金,還有就是政策的改革。目前非洲原住民的貧窮線很高,而貧窮使得我們的知識變得很不足。

(三)結論:

1. 我們要讓國家知道我們固有的權力有哪些,然後我們自身不要被誤導、被政府誤導說這是政府所擁有的土地,否則原住民的賦權、獨立就不能完成了。我們應該透過更廣的知識,讓我們原住民的權利賦權,因而保護我們原住民的土地 ,然後我們也可以要求有同樣經驗的人來分享,來讓我們的討論可以更廣、更多元。

(四)提問與討論:

1. 圭亞那(Guyana)族人代表回應:上述這種狀況每天都在發生,這是很稀鬆平常問題。在圭亞那,國家法律告訴我們這個政策是對原住民好的,這個政策是對國家是好的,但其實國家在原住民的土地上採集礦產、伐木等等這些已造成嚴重的影響,因此我們應該更團結。此外,也因為全球氣候變遷所造成的影響,政府在許多政策上開了空頭支票,迫使我們原住民面對氣候變遷,造成在自己的土地上面臨許多問題。

2. 巴西族人代表:在拉丁美洲我們面對的狀況應該是最糟的,像是採礦、水利開發等。而也如同大家所說,這些問題迫害巴西原住民所居住的地區、破壞原住民土地的發展,但我們應該發展一個機制是讓我們跟其他社會是平等的。因此,除了上述原因造成我們原住民面臨這樣的問題,又再加上貧窮的問題,我們需要慈善機構的協助與支持。

 3. 巴西族人代表: 在巴西我們有上百萬的原住民族為了土地權利而抗爭,但因此而入監獄,這些人過去至今一直被政府所支配,對我們原住民族在人權上有很大的侵害。 巴西政府採用非常強勢的手段迫害我們原住民族。而當國家用屠殺手段迫害當地原住民族文化和民主的時候,這是無法建立一個國家的。巴西政府用原民的血汗來建立這個國家,部落族人也因而被逮捕。我們努力爭取土地權利 ,但也因為原住民權利運動冠上了莫須有的罪名, 我們應該都要質疑巴西政府對於原住民權利的法令。今天是我覺得最丟臉的一天,這一刻我的人民在家園面臨危險與死亡,而族人被「加罪化」只因為我們為了爭取我們應有的權力。 最近,我們有一個偉大的領袖被逮捕,只因為他幫助族人拿回傳統領域,雖然說巴西政府說以給予權利(ENTITLED)原住民,但最近因為為了蓋高速公路,政府禁止我們睡在高速公路旁,但這是我們過去一直生活的地方與方式,我們在路旁紮營,這是我們的生活方式。此外,再加上跨國企業進入了巴西領土,侵害了部落土地與資源。最後,我來到這裡,在生命上是遭受到政府危脅的。

圖片

巴西原住民族人針對部落土地迫害問題發言。

4. 非洲肯亞族人代表:現在在肯亞採集狩獵的權利是受到政府限制的。

5. 非洲喀麥隆 (Cameroon)族人代表:我們的房子要被拆了,只因為是為了要蓋大學。但我們原住民不知道要何去何從,我們是手無寸鐵的原住民,我們需要有更多的機制來對抗政府的權力。土地代表我們的文化代表語言與文化認同。

 

圖片

LIMA台灣原住民青年與非洲喀麥隆 (Cameroon)族人代表討論、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