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變性女性被暴力攻擊

2014/10/23

譯者:Jinumu

原文作者:Simon Moya-Smith

一位在紐約布魯克林區被嚴重暴力毆打的美國原住民變性女性,終於在被四位男性攻擊的兩週後,恢復說話的能力,但警方尚未確認攻擊她的人是誰。而該名女性因為傷勢過於嚴重,也無法有清楚意識同意讓媒體公布她的姓名。

「她的狀況有比較好了。」LGBT無家青年新選擇組織的執行長Kate Barnhart告訴媒體,並且表示:「她對攻擊毫無印象。」Barbhart在攻擊事件發生後,定期到醫院探視這位女性,但還未確認這位女性的部落或是族群,因為「她是被白人家庭所收養。」

四位身分不明的男性,在10月12日晚上11點30分左右,在布魯克林的Bushwick大道攻擊這位28歲的女性,當時她和一位男同志友人走在路上,根據WABC紐約電視的報導,行凶者先是大聲叫囂高呼反同性戀的汙穢言語,然後就對那位女性拳打腳踢。其中一位男子丟擲樹脂玻璃板打中她的頭部。而當時走在一起的未知男同志朋友則是無傷逃脫。

警方公佈兩位被布魯克林一間酒水販賣商店的監視器拍到身影的襲擊者的影像。其中一名男子據信是位黑人男性,戴著滑雪帽、灰色汗衫、白鞋和上面寫著「自由」字眼的灰色無袖毛衣。另一位也同樣是黑人男性,頭髮短得幾乎像光頭,穿著一件藍色的Nike帽衫和藍色運動褲。警方尚未作出任何逮捕。

WABC紐約電視報導,該名受害者腦部嚴重受傷,必須要先將頭骨的一部分移除,讓大腦可以消腫,以避免更進一步的傷害。

在10月14日,攻擊事件發生的兩天後,紐約的LGBTQ(女同性戀(Lesbian)、男同性戀(Gay)、雙性戀(Bisexual)、跨性別(Transgender)及酷兒(Queer))社群發起遊行,向因為所有仇恨犯罪的受害者致敬,最近這個區域頻傳針對LGBT社群成員的攻擊事件,警方也表示,對提供這次攻擊事件提供相關資訊的人,將會有2千美金(6萬新台幣)的獎勵金,但是Barnhart表示,警方太沒效率,而且沒有盡力去揪出這些行兇者。Barnhart也說:「獎勵金太低了,我很擔心那些員警是不是真的有盡心盡力在辦案。」

警方在該區域範圍內,到處張貼公告,希望附近居民可以協助找出那些行兇者,但Barnhart也表示,LGBT社群成員把揪出兇手視為己任,張貼更多的海報緝凶。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Brutally Attacked Native Transgender Woman Can Finally Speak Again

廣告

賓州某高中學生編輯因拒絕印刷「紅人」而遭停權

2014/09/19

譯者:Jinumu

playwickian1-638x423

賓州Neshaminy高中的高層校務人員對擔任校內學生報紙總編輯的學生以及諮詢指導老師做出停權的決定,因為該份報紙拒絕印刷「紅人(Redskins)」這個字,那是學校體育隊伍種族歧視意味濃厚的外號。

擔任該份報紙總編輯的學生Gillian McGoldrick被停止與報紙相關的職權一個月,而報紙的諮詢指導老師Tara Huber則被停權扣薪兩天,做出決定的是區域督學Robert Copeland,原因是他們未能阻止學生禁用該字的行為。

學校主管單位和Playwickian學生報編輯群之間的緊張關係已經大約有一年的時間,Playwickian學生報的編輯群業已兩度宣布,他們不會印出學校吉祥物的名字,因為那個字對美國原住民族不敬,而是使用「R──」來替代,而學校校長Rob McGee也兩度威脅要懲戒學生報,以及任何拒絕印刷該字的編輯。Rob McGee也被報導,在六月與學生總編輯McGoldrick開會時,沒收報紙的印刷本,從報紙的帳戶中扣除1200元,並且試圖阻擋登入該份報紙的社群網路帳號。

這起事件被熱烈討論,並且吸引了學生媒體法律中心的媒體自由倡籲者的注意,並且在去年秋天介入,協助位編輯群辯護,以防學校高層執行其威脅。一位學生媒體法律中心的律師表示,公立學校所採取的任何懲罰性行動,都可能讓區域以違反學生的言論自由為由,採取法律行動。

但這並未能阻止學校行政人員在本週做出停權的決定。

許多全國性新聞媒體都已經公開聲明,在報導堅持使用「紅人」這個字的華盛頓特區的美式足球隊時,他們不會再使用那個侵犯性的字眼,而CBS體育台最權威的賽事分析轉播員Phil Simms,將要負責轉播週四晚上在全美共同轉播的美式足球賽,也曾聲明他不會在轉播時,使用那個字。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Pennsylvania High School Suspends Student Editor For Refusing To Print The Word ‘Redskins’

5歲Navajo男孩因為長髮被拒入學

2014/08/27

譯者:Aijo Wu

小男孩

對五歲的Malachi Wilson而言,幼稚園的入學日將使他永生難忘。星期一是德州賽米諾爾市福界楊小學(F.J. Young Elementary School )的開學首日,但卻並非Malachi的入學日,因為他頭髮的長度「不符」。

學校校長Sherrie Warren通知Malachi的母親April Wilson,表示就一位男童而言,Malachi的頭髮過長,因此,他無法入學,除非他將頭髮剪短。

Malachi的父親為Navajo族人,而他的母親則是Kiowa族人。

賽米諾爾座落於德州的南西方。對於賽米諾爾的原住民族而言,福界楊小學是他們的家。在學校體育館的附近有一塊招牌寫著「歡迎來到部落。」

Wilson女士告知校長,Malachi是原住民,而且她與丈夫並不會剪短Malachi的長髮。Malachi從未剪過頭髮,除了修剪髮尾以維持健康的長髮。

她對校長解釋說,原住民族的宗教信仰認為頭髮是神聖且崇高的。校長接著詢問Wilson女士是否能證明Malachi為原住民。

「我說可以,並且告訴校長,Malachi的部落血統。」Wilson女士於週三晚間如此對原住民新聞網表示。

縱使聽完解釋,Warren 校長仍不願讓步。 Malachi在幼稚園開學的第一天,被拒絕入學。

Wilson女士表示:「我在六月時幫他申請入學,並且以為 Malachi能在星期一順利上學。」「我圈選了申請表的原住民族選項,有人告訴我這會讓我跟校方之間產生問題。」

Malachi與他的母親離開學校之後,Wilson聯繫Navajo自治區政府,協助證明文件事項。她也通知了一位美國印第安人運動組織(American Indian Movement)的成員,對方隨即致電給當地學區的學監。

於中午時分,學校聯繫Wilson女士,通知她說Malachi第二天可以入學了,前提是她要簽一份豁免書,並且附上Malachi留長髮的簡短解釋。

Wilson女士說:「校長問我是否能把他的頭髮綁起來,或者是把頭髮藏在領口下方。我時常幫他綁辮子,所以能讓他的頭髮整齊清爽。但是我不同意將他的頭髮藏在領口下方。」

這一次,沒有任何意外地,於週二當日,Malachi順利展開他的幼稚園生涯。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Five-Year-Old Navajo Boy Denied Admission on First Day of School Because His Hair is Too Long

 

 

印第安納小姐Mekayla Diehl很「平凡」…而且是美國原住民!

2014/06/11

譯者:Jinumu

有時候很平凡才特別——問問Mekayla Diehl就知道!

Diehl  不平凡的平凡——2014印第安納小姐Mekayla Diehl。(照片:Jonathan Bachman)

「印第安納小姐Mekayla Diehl在週日晚上穿上比基尼後,為2014年美國小姐選美比賽的社群網路上造成風潮,因為她竟然敢露出非常平凡的身材。」—CBS News

「2014美國小姐:令人驚嘆的印第安納小姐Mekayla Diehl因為如此『平凡』的身體在泳裝比賽項目上,在Twitter獲得稱讚」—E! Online

「美國小姐選美標榜『平凡』比基尼身材引爆Twitter」—Redbook

「印第安納小姐Mekayla Diehl在2014美國小姐比賽因為『平凡』身材大受讚美」—USA Today

在美國小姐選美比賽的比基尼項目中舉行後,印第安納小姐Mekayla Diehl成為Twitter的熱門話題,電視觀眾表示,很高興可以看到這樣「平凡」的身材。

「平凡」,當然是個相對性的字眼。如果Diehl穿著比基尼在沙灘上,一定非常引人注目。但是很多選美比賽迷早就對所有過度消瘦的參賽身材感到厭煩,好像要這樣才符合標準。網友喜歡Diehl因為她沒有像「一根樹枝」,也沒有「骨瘦如柴」,更沒有瘦到不行。今早的早安美國報的報導,還刊登了她的照片。

雖然她在社群網路上擄獲網友的心,也擠進前20強佳麗名單,Diehl最終沒有贏得美國小姐后冠。

一個關鍵的細節幾乎被對她的「平凡」的狂熱所淹:Diehl是Ojibwe族,是安大略省的Zhiibaahaasing第一民族保留區族人。她出生在印第安納州的Elkhart,和她的母親現在住在加拿大的保留區(儘管她的原住民根源超越美加邊境,她的自我認同是美國原住民族,而不是加拿大第一民族,也許是因為她是美國公民)。作為一位年輕的女孩,Diehl曾遭受性侵害,而她的父母有吸毒問題。Diehl的奶奶和部落其他族人仍然支持她,而她最終進入20名佳麗決選。

第一位有美國原住民身分的印地安那小姐Diehl和她的母親,都覺得回到自己的原住民文化並不容易。Diehl在母校Albion學院網站上貼文表示:「我在渥太華的部落很活躍,現在也在美國原住民保留區和傳統醫藥者學習,試著要自我提升。我必須要確認所有四個要素——心理、情感、生理和靈魂——都相互平衡。」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Miss Indiana USA Mekayla Diehl Is ‘Normal’ … and Native American!

Read more at

 

最後一位Navajo族密碼兵以93歲高齡去世

2014/06/04

譯者:Jinumu

最後一位使用其族語作為密碼基礎,在二戰期間混淆了日本軍方的Navajo族「密碼通訊員(兵)」以93歲高齡去世。

Navajo code talker Chester Nez是29位Navajo族密碼通訊員之一,運用語言能力在二次大戰期間重挫日軍。這張照片拍攝於2009年,Nez於6月4日與世長辭。

來自新墨西哥州Albuquerque市的Chester Nez在6月4日因為腎臟衰竭而過世,他是29位美國陸戰隊秘碼通訊員中的最後一位,也是2002年由Nicolas Cage所主演的《獵風行動(Windtalkers)》電影中密碼兵的角色原型。Nez自己也曾撰寫《密碼兵(Code Talker)》一書。

Nez在2011年接受訪問時表示:「日本軍方千方百計想要破解我們的密碼,卻從未成功。」

根據網站 AZCentral.com的報導,Nez在1942年春天被徵招入伍時,正在讀十年級,當時美國陸戰隊代表直接到亞歷桑納州的寄宿學校,要尋求Navajo族語使用者。

AZCentral.com寫道:

「準備要將部隊橫跨太平洋運送到戰場的軍方,緊急尋求一種不可識別的密碼來傳輸機密信息。它曾試圖使用各種語言和方言的代碼,但每一種都很快地就被東京的密碼專家破解。」

但關於Navajo的書面紀錄確非常稀少,且「[其]句法和文法非常複雜,在口語使用該語言時的語調,也讓未受訓練的耳朵難以理解。」

AZCentral.com還寫道,發展自Navajo語的密碼最終被證明不可逾越,難以為日本破譯。USA Today也寫道:「直到1968年,密碼通訊員任務解散,當初擔任密碼兵的那些人才開始接受表揚。在2001年,原本的29位Navajo密碼通訊員被授予國會金章,其他密碼通訊員則獲得銀章。」

另外兩位密碼通訊員Keith LittleGeorge Smith在2012年過世。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Last Of The Navajo ‘Code Talkers’ Dies At 93

美國原住民族人要求NIKE「去酋長化」-停止銷售四不像「瓦荷酋長」商品

2014/04/28

譯者:Jinumu

「消滅帶有冒犯意味吉祥物(Eradicating Offensive Native Mascotry, EONM)」團體、一群原住民父母和來自全美國各地的抗議者,共同向體育用品龍頭Nike公司抗議,要求停止生產及販賣印有美國職棒大聯盟MLB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瓦荷酋長」(Chief Wahoo)標誌的商品。「消滅帶有冒犯意味吉祥物」團體發起了一個臉書活動,稱為Nike去酋長化推特風暴,並且要在推特上讓「去酋長化#Dechief」這個標籤造成風潮,藉此要求Nike不再生產銷售印有「瓦荷酋長」這個四不像圖像的產品。

material_139890323818669_400x300 瓦荷酋長圖像

已經去酋長化的克利夫蘭球迷帽子、運動衫和外套在網路社群媒體中流傳,許多人張貼身穿沒有瓦荷酋長像的球隊商品,並且附上#dechiefwahoo的標籤。

該團體要求,Nike不應該辜負它致力於包容性的原則,「我們希望它[多樣性和包容性]在Nike的一切面向體現」,並按照克利夫蘭球迷的領導和去酋長化自己的產品。應該要特別點出的是,即使是克利夫蘭隊本身,都已經穿上用紅色字母「C」取代瓦荷酋長的制服。

利用原住民形象的吉祥物做為謀利之用,並不是多元文化的呈現,也不符合包容的精神。販售上面印有瓦荷酋長的拉鍊式夾克是表達Nike立場的強烈聲明。

美國原住民對運動隊使用美國原住民影像作為吉祥物有憂慮的正當性。 EONM成員指出,「原住民吉祥物」會對人類造成危害,美國心理學協會在2005年反對原住民吉祥物的決議中,指出了一項事實:

「根據亞歷桑納大學Stephanie Fryberg博士的研究,這對美國原住民兒童的自尊有負面的影響,美國原住民吉祥物之所以有傷害性,不只是因為往往是很負面的形象,更因為這些都一再提醒美國原住民族人,其他人是用多麼狹隘的眼光在看待他們,這會反向地也限制了美國原住民看待自己的方式。」

EONM的共同創辦人Jacqueline Keeler 最近在Salon.com網站上,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身為克利夫蘭原住民的生活:種族主義運動吉祥物長久以來的羞辱」。

「最近一個名為『克利夫蘭皺眉』的克利夫蘭部落格在推特上的一則發文爆紅,讓我思考,身為克利夫蘭原住民意味著什麼。那則推特是一張克里夫蘭印地安人棒球隊球迷Pedro Rodriguez的照片,他的臉塗成紅色,就像瓦荷酋長一樣,穿著廉價的羽毛頭飾。他用滑稽的方式裝扮成美國原住民並且試圖和一位真的美洲原住民族人Robert Roche說話,Robert Roche是一位奇里卡瓦Apache族人,並且是克利夫蘭美國原住民教育中心的執行董事。(Robert Roche,美國原住民部落嘗期以來的領導人,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耆老。)

圖片

瓦荷酋長這樣的漫畫造型被身價十億美元的球團,透過每個週末的全國性轉播而不斷被推展。而Nike公司也繼續生產和銷售上面印有瓦荷酋長和華盛頓橄欖球隊吉祥物等侵犯性圖像的商品,或是將一些口號,像是佛羅里達州立大學足球隊的「恐懼之矛」用在他們身上。在美國,有沒有其他的族群這麼隨隨便便受到這樣的待遇呢?我們克服了社會對於黑人或是亞洲裔的刻板印象,但原住民族似乎並沒有被同等對待。」

Nike公司還大量生產暱稱為塞米諾爾人(Seminoles)的佛羅里達州立大學足球隊(FSU)的「原住民吉祥物」相關產品,雖然佛羅里達的Seminoles部落從1972年以來,就與FSU合作,弱化FSU的種族主義,位在奧克拉荷馬州的大型Seminole國族對這個暱稱/吉祥物有著非常強烈反對和敵視辱罵。Yo-G(@ TheRealYoG)美國原住民平面設計師和多才多藝的藝術家,都設計相關的藝術作品,以加強對Twitter的主題標籤#StopSellingFear#SpearTheFear的支持。

下載 佛羅里達州立大學足球隊隊徽

EONM將於本週,到Nike位於奧勒岡Beaverton的全球總部抗議,並進行社交媒體宣傳運動,從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的球迷Dennis Brown開始,讓#Dechief的標籤更加風行。我們真誠地希望,Nike公司將履行包容所有的承諾,無論種族背景或種族,並停止銷售像瓦荷酋長這樣貶義的吉祥物。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http://nativenewsonline.net/currents/native-americans-demand-nike-dechief-stop-selling-grotesque-chief-wahoo-products/

阿拉斯加參議院壓倒性票數通過族語法案

2014/04/20

譯者:Jinumu

更新:參議院在星期一凌晨3:15通過語言法案,投票結果是18-2,參議員John Coghill和Pete Kelly,都是Fairbanks共和黨員,是唯二的反對票。其中參議員Lesil McGuire發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說,贊成該法案,並且表示,政府現在並不能為過去的族語使用者做些什麼,但它可以幫助人們在未來仍然可以有使用族語的能力。

圖片

擔心他們所在意的語言法案會因為政治制度而被犧牲,阿拉斯加原住民族人在參議員Lesil McGuire的國會辦公室前發起了一場示威,要求負責安排議案的Lesil McGuire’要將這個法案排入議程,不然就為時已晚。

在30分鐘的擊鼓聲、舞蹈、演講和故事分享之後,Lesil McGuire的首席助理Brett Huber轉告,Lesil McGuire承諾,會把族語法案排入議程,並且支持這項法案的通過。

這個法案是眾議院216號法案,4月16日在眾議院以38-0的廣泛支持通過。這個法案承認20個原住民族語言作為阿拉斯加州的官方語言,不過,卻只要求阿拉斯加州在正式文件和會議中,使用第一個官方語言—英文。

雖然沒有什麼實際作用,當地的族人表示,這項措施主要在於象徵意義,是肯認了歷代以來,主流文化禁止他們說自己的語言是錯誤並且失敗的。許多在議國走廊上等待的人,都曾在眾議院看著法案的通過,在計票結束並且是一致通過後,一起大聲歡呼。

示威者從穿著復活節服裝的小孩到需要幫助行走的老人都有,從中午時間開始陸續抵達。在立法議程中顯示,族語法案在星期六時,還停留在程序委員會,是個無人過問的法案,特別是在一個會期中的最後幾天。法案有可能可以脫離程序委員會而被放入議程中表決,或是就擋死在那裡直到會期結束,這也解釋了為什麼,程序委員會主席這個稱號前面,往往會加上「強大」這個詞。

McGuire之前不將族語法案排入議程的原因不明,也不清楚是不是故意不排,她一整天都在進出會議,沒有時間針對這一點做出回應。當抗議人士越聚越多,她穿著一套鮮黃套裝走出辦公室,卻不發一語地穿越人群。稍後,她傳了一封簡訊給議會多數黨的領導人John Coghill參議員,表示對該法案有所疑慮。

她在簡訊中說:「無論如何,我都要將它排進去了,總有一天是要排的。」

Coghill後來說,他沒有時間發表評論,但在上週的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會上,Coghill曾經表示,他所關注的是,該法案將取代1998年,使英語成為阿拉斯加州官方語言,並且贏得壓倒性勝利的選民倡議。他建議,將該法案改為申請原住民族語言成為「禮儀」語言,而不是「官方」語言,但原案卻一字未改。

在Huber正式宣告前,抗議群眾明顯地躁動不安,因為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

抗議人士Beth Geiger表示:「在眾議院一致通過後,卻是現在這樣的狀況,真的很令人失望。當時看起來很有通過的氣勢,卻還是讓人不敢置信地卡在這裡。」

參與抗議的X’unei Lance Twitchell是阿拉斯加東南大學的族語教授,他說他聽到很多立法者都很支持這項法案,所以對於法案現在這樣缺乏通過動力的狀況,感到很困惑。

「如果他們支持這項法案,他們為什麼不運用他們的政治權力?」他說。

稍晚,在Huber宣布McGuire將會把族語法案排入表決議程中時,Twitchell表示稍感欣慰,但還是希望要看到法案的通過,在那之前,這些抗議群眾並不打算離開議會走廊。

Twitchell說:「我們要留在這裡,值到法案通過。如果他們要讓我們回家過復活節,就應該把族語法案排在第一個表決。」

原文網址Original Link:http://www.adn.com/2014/04/20/3434157/natives-protest-lack-of-movemen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