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行動黨:毛利人享有「法律特權」

2014/07/29

譯者:Jinumu

jamie-whyte-act-GETTY ACT行動黨黨魁 Jamie Whyte。 

長期而言,合法特權對毛利人來說,並無益處,ACT行動黨黨魁Jamie Whyte如此主張。然而毛利黨的聯合黨魁之一Tariana Turia因此指責他是在「企圖回到過去那種老式種族主義,在他之前的人如此主張,以為可以因此贏得選票」。

在上週末行動黨所舉辦的Waikato會議上,Whyte博士發表演說,指出在很多面向,紐西蘭的法律都「未能妥適地無視種族」。「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為了保障國會代表權,奠基在種族之上的的毛利人選舉名冊和毛利席位的持續存在。」Whyte博士還說,毫無疑問,紐西蘭法律並非種族平等:「紐西蘭的毛利人現在是合法地享有特權,就像大革命前的法國貴族一樣地在法律上享有特權。」

Whyte博士表示,以種族為本的法律沒有存在的空間,他的政黨會朝廢棄所有以種族為本的法律為努力目標。

Tariana Turia女士則直指Whyte博士的言論是「直接的種族歧視」。「他以為這會吸引紐西蘭人,但紐西蘭人其實知道我們必須要並肩合作。」她這樣告訴記者,「這是舊式政治,在紐西蘭沒有空間。」

紐西蘭總理John Key則表示,他並沒有看到Whyte博士的發言內容。「我才不會把接下來幾週的時間,花在批評可能的聯合組閣夥伴所說或是沒有說的言論上。」總理如此表示。

Colin Craig的保守黨同樣也倡議要終止以種族為本的法律。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ACT Party: Maori ‘legally privileged’

 

 

廣告

Pita Sharples: 民有、民治、民享的語言政策

2014/07/21

譯者:Jinumu

原文作者:Pita Sharples(紐西蘭毛利事務部部長)

我記得我小時候,有一天聽到我母親和葛蕾斯阿姨因為一位帥氣的毛利男孩而爭吵。

在學校他們只被允許講英文,卻仍然得不到應得的尊重,所以他們翻越學校圍牆,和學校其他人一起,掀起了毛利語復振的浪潮,現在毛利語成為了國家人民法的一部分。

我在那之後問我母親,誰吵贏了?沒有得到答案,只叫我回自己的房間。

那是我母親的世代所面臨的現實,毛利語在學校是被禁止的,她因為說毛利語而被老師體罰,在她的年代,她總是被灌輸毛利語是過時語言的觀念,這樣的世代運動對我們的文化和語言有著毀滅性的影響。

我是那個年代的產物,我成長過程中,並不會說毛利語,直到我到了Hawkes灣的Te Aute學院就讀後才透過屈辱和驕傲體認到,要確實體現毛利生活,知道自己的語言有多重要。

現在我會講毛利語,但就像許多我這個世代的毛利語使用者一樣,我必須要為了自己而重新學習這個語言,我的同儕和我處在語言復振運動的前線,毛利語對我們之中許多人而言,都是第二語言,也有很多人根本不會講,但我們全都清楚明白,語言有多影響深遠。

語言復振過程中,最顯著重要的事件,就是1980年在國會所舉辦的Te Hui Whakatauira高峰會,那個會議將亞群(iwi)領袖和毛利專家聚集在一起,也是語言巢或是毛利語幼稚園(kohanga reo)的概念率先被提出的場域。與會的每個人都將這些概念帶回自己的區域,而之後的發展,非常有力量。

我們的領袖,我們的亞群領袖,知識的守護者,培力我們,我們也反過來培力他們,透過傾聽和學習。語言巢到處遍地開花,而要挽救我們的語言的氣勢開始增長。

這個提案是很有機的,允許各個氏族和部落用自己的方式、使用自己的方言。這也導致了我們的族群結構的改革,強化了各區域的領導力和主權(rangatiratanga),這是被殖民後的第一次,我們的族人被拉回去用氏族(whanau)、部落(hapu)、亞群(iwi)的方式生活。

這些簡單的原則,組成了我在這個月初所公佈的新毛利語言政策的基礎。這項政策是很變革性且授權的。它恢復毛利人的角色去領導的延續毛利語所需要的語言革命。直到現在,毛利語言復振單位一直都由政府所掌管。而現在,這將改變。

新政策承繼Te Hui Whakatauira高峰會的精神,並且塑造成所建議的毛利人/亞群選舉人團(Te Matawai)模式:亞群/部落以及毛利語從業人員共同合作掌管那些單位,這將會授權給這些單位更強大的政策和評估角色,促進毛利語的法律地位。

有些人質疑,亞群不應該承擔這樣的責任,因為他們在毛利語言計畫的經驗很少,然而,我們的亞群,我們的部落,卻是在殖民之前,對我們的語言行使主權。亞群正在快速地重建,我們不應該因為這個重建過程在語言的部分還不夠快而懲罰他們。

如果家庭語言和方言的發展是世代間成長的核心要素,那麼權力的重心就應該重新平衡,偏往亞群/毛利人。

紐西蘭毛利委員會質疑我沒有諮詢毛利人,但是他們的成員卻確確實實參與了公開的諮商會議,並且還提交書面建議。該委員會也質疑,根據法規,我應該要諮詢他們,但這並非事實。該委員會進一步質疑,我破壞了他們的懷唐伊調解庭聲明權利,這也不是事實。該委員會提出阻擋我向國會介紹這項法案的要求,而法庭則拒絕為這項訴求開庭。

秉持Te Hui Whakatauira會議的精神,我很驕傲地將這樣的爭辯,從政府和毛利人之間,移轉成哪些毛利人應該要為政策負責。

這週我將會在國會進行這項2014新毛利語言法案的一讀,該法案支持所有毛利人/亞群參與獨立審查的看法。我們所提議的是主權,我們所提議的是毛利人/亞群選舉人團(Te Matawai, Māori/Iwi Electoral College)。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Pita Sharples: A te reo strategy for, by and of the peo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