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銀行調查顯示未盡保護肯亞森林族群之責

2014/09/29

原文作者:

譯者:Jinumu

一份洩秘文件指稱,世界銀行違反自己所訂立要保護被驅逐的Sengwer族人的條款。

MDG : eviction the Sengwer community from their ancestral lands in the Embobut Kenya Sengwer族部落的居民打包離開他們在肯亞Embobut的家園。照片來源:森林民族計畫署(Forest Peoples Programme)

衛報得到一份外洩文件,是世界銀行的調查報告,內容指責世銀本身未能保護肯亞最後僅存的森林民族的權利,這個族群被以氣候變遷與保育之名,被迫驅離其祖居地

Sengwer族人居住在Cherangani山區的Embobut森林,以狩獵和採集維生,他們所居住的幾千棟房舍,在今年年初被肯亞林務局燒得一乾二淨,之所以要清理出這片森林的一部分,是因為這是碳補償計畫中的一部分,目的要降低毀林所導致的碳排放量。

所造成的結果是居住在靠近Eldoret鎮的千餘位居民,都被歸類成是未經允許即住下來的人,而被迫逃離,他們認為,這是政府的騷擾、恐嚇和逮捕。

這次的驅離在二月時被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特別報告員以及聯合國消除一切種族歧視委員會嚴詞譴責,世銀總裁金辰庸也因此對這個被360個國家級以及國際級公民團體和個人提交聯合聲明,稱為是「文化滅絕」的行為提出警告,一份網路連署更是蒐集到了950,000個名字,共同要求該銀行即刻停止「非法」驅離。

在Sengwer族人提出要求要評估世銀對該計畫的投資的影響後,世銀的調查小組在五月決議,世銀本身在好幾個面向都違反了保護條款。同時,世銀的管理階層也決定,要忽視這個獨立的調查小組大部分的建議。

Homes of Sengwer people stand burning in Embobut, Kenya. Sengwer族人位在肯亞Embobut森林內的家園被大火燒毀。照片來源:森林民族計畫署(Forest Peoples Programme)

總部在英國的森林民族計畫署(Forest Peoples Programme)發言人表示:「很不幸地,世界銀行自己所洩露出的對該份報告的管理階層回應,否認很多所發現的事實,很顯然是對違反安全保障政策事實的不重視,並且提出一份不適當的行動計畫給世銀的董事會考量,計畫內容就只是建議要給林務局人員更多訓練,並且召開一個會議來檢視可以從中學到什麼教訓。」

肯亞的森林民族聯絡網(Forest Indigenous Peoples Network)的代表Peter Kitelo則說:「金總裁表示,該銀行不會袖手旁觀,但是唯有真的正視那些對自己所設的安全保障條款的觸犯,並且改善Sengwer族人所要求解決那些觸犯條款造成的人權侵害的行動計畫,世銀才有可能證明,其總裁所言不假。」

關於該驅離計畫最後的定調決定,將會在9月30日星期二,世銀在金總裁的領導下,於華盛頓特區召開董事會時,針對調查小組報告做出回應。如果董事會決定要為該行動背書,整個驅離計畫就一定會被執行完成。大概有一半以上被驅趕的族人,據信都再度回到自己的土地上。

森林民族計畫署表示:「將如此古老的部落驅逐,就是將原生森林大開剝削與破壞之門,然而保護這些部落對土地的權利和責任,則會延續傳統的保育實踐方法,保護他們的森林。」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World Bank accuses itself of failing to protect Kenya forest dwellers

廣告

非洲原住民對抗全球性議題的奮戰—土地權

2014/06/02

譯者:Risaw Walis

原文作者:Linda Daniels

土地權利肯認的減緩漸漸變成了全球性議題,嚴重的情況來自泛撒哈拉非洲地區,一份由權利與資源行動組織(Rights and resources Initiative)的研究指出,自從2008年以來,當地土地權利的肯認大幅地降低,以及在六年之間,本來就極少數的土地使用權律法,現在更為弱化並且所肯認之權利減少。

一份名為《改革的未來?2002年之後,森林權利的進步與減緩(What future for Reform? Progress and slowdown in forest tenure reform since 2002)》的報告,是系列中的第三篇,內容有關於2002之後,森林權利法令轉變的分析。權利與資源行動組織是由140團體所組成的聯盟,並致力於森林權利以及市場改革的議題。

報告的結論指出,原住民族以及當地居民都認為,在當地的習慣使用權法的制度下,森林是屬於他們的,「在大多數的國家之中,政府依過去的剝奪進程來宣稱擁有森林的擁有權,並聲稱這些都已正式地規範在正式法律之中,雖然政府漸漸地承認在地擁有權以及森林的管理權,但在許多地方,包含低、中、高收入的國家,關於森林權利的協定依然處於爭論並且不明的狀態之中。」

權利與資源行動組織的主席以及重要的貢獻者Andy White表示,這些結論不讓人意外,因為隨著土地的增值,是造成政府是否肯認在地土地權利的猶豫不決的因素之一。

White說到,雖然原住民族在許多領域上的成功,卻沒辦法在發展的層次上轉變為政治上的權力,因為「商業的利益…主導了自然資源的議題而且非常難擺脫這樣的現況。」

「原住民族權利的高漲,而屬於人權一部分的土地權也同樣如此,特別在拉丁美洲。也有個漸漸提升的意識,認為要給原住民掌管,因為原住民族保存及培養森林的能力,比起政府或私人機關都還要好。」

根據權利與資源行動組織報導,雖然已有拉丁美洲例子,在泛撒哈拉沙漠地區,原住民族的土地所有權卻只有百分之六屬於部落控管—卻都不屬於部落擁有

南非開放社會計畫(OSISA)的原住民族權利專案管理人Delme Cupido回應權利與資源行動組織的報告,他表示:「當然,大致上來說,部落對於土地的所有權本質上是關乎於原住民族文化、生計與生存,以及良好與被證實為能保護物種的多樣性,然而令人擔心的是,有鑑於原住民社群所不斷面對的威脅及普遍貧窮的情況下,有關土地權利的承認似乎變得更加衰退,這顯示出要繼續聲援原住民族以及當地社群,以確保有關土地所有權的立法執行及履行,方能達成更完整的權利保障。」

同時,White指出,即使有了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許多政府連執行都談不上。

White解釋到:「土地權肯認的減緩的確是全球性的危機,當政府提倡更多森林砍伐,它也正侵蝕了我們處理貧窮甚至是對抗氣候變遷的能力,當地居民的權利被剝奪時,有讓所有人都身陷危機,更導致自然資源被濫用,這也影響了我們所有的人。」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Africa’s Indigenous Fighting a Global Issue – Land Ri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