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威夷沉浸式幼稚園歡慶20週年

2014/06/03

譯者:Jinumu

原文作者:Carolyn Lucas-Zenk

web1_school6_0 Punana Leo o Konau沉浸式幼稚園的助教師Kuuipo Freitas帶著學生上呼拉課,主導教師Kahookahi Kanuha則用烏克麗麗彈奏mele。(照片:Brad H. Ballesteros/Special to WEST HAWAII TODAY)

在Kealakekua教室內,Kilipohi Faanunu-Soares在造句描述自己時,完全不用英文字。雖然有些小聲,但卻充滿自信,這位幼稚園的小小孩,告訴大家自己的名字、年齡、父母是誰、來自哪裡。她所用的,是夏威夷語,也是她和其他十位同學,在Punana Leo o Kona裡,所被教導的語言。

週一到週五,從早上7:45到下午3:45,這些孩子都沉浸在夏威夷語中,學習有助於發展的課程。其中許多,如果不是所有人,在短短三到四個月內,就可以流利使用夏威夷語。根據幼稚園主任Kawaiola Johnson的說法,除了學習幼稚園的課程,這些三到五歲的孩子,也會有紮實的文化基礎,被教導成為國際公民,並且有第二外語能力。

位在基督教Episcopal教堂的一樓,這間幼稚園創造了一個啟發性、支持性的環境,讓學生和家長在這裡發展用夏威夷語有效溝通的技能。在這裡,夏威夷語是一個活的語言,並且對參與者來說,是一種生活的方式,因為他們從中對夏威夷的文化、價值觀、故事和歷史,有更多的理解和欣賞。

從1994年開辦起,Punana Leo o Kona協助證明了語言的重要性,以及語言真的不只是一種表達的方式。

Kahoka Kanuha是Punana Leo o Kona的主導教師,解釋語言如何成為人、夏威夷和未來的體現。他說,語言是夏威夷獨特認同的根基,也是知識基礎,更點亮也說明了夏威夷的歷史、文化和傳統;因此增加深度並且豐富了所有的益處。夏威夷語不只讓我們與過去相連,更讓現在更加豐富,也為我們做好迎向未來的準備。

Kanuha本身是Punana Leo o Kona第一屆的學生,他的父母是當時投入草根工作,要將這樣的幼稚園帶到西夏威夷的重多家庭之一。Punana Leo o Kona是非營利組織Aha Punana Leo Inc.在整個夏威夷所開設的11間幼稚園之一,該組織旨在將夏威夷語重建為家庭中所使用的第一也是主要語言。這個組織是「在瀕危原住民語言復振運動中的教育典範」。

曾經有整整90年的時間,在公立學校以夏威夷語教學是違法的,在1983年,不到50名未滿18歲的兒童會說流利的夏威夷語。Aha Punana Leo領導了廢除該項禁令的運動,該項禁令在1986年透過立法明令廢除。這個非營利性組織同樣在發展從幼稚園到博士班都以夏威夷語教學的教育系統上,擔任領導性角色。

該組織所經營的幼稚園在日前受到世界原住民族高等教育聯盟的認可,成為第一個被認證的以瀕危原住民族語授課、辦理的教育課程。根據Aha Punana Leo,其自主學習強調透過夏威夷語教學的早期教育的學科優勢,如早期閱讀能力和高度雙語能力的認知益處。審查團隊,包括來自在多語教學具有高度學術成果國家的國際教育工作者,都對透過使用夏威夷拼寫留下深刻的印象,以及它如何提供學齡前兒童在早期識字發展上,比之其英語使用同儕還要超前兩年的成度。

Punana Leo o Kona一開始是設在Holualoa的一棟兩層樓房子中,在屋主決定要把房子賣掉後,才搬到現在的Episcopal教堂,現在已經是第五到七年了,這個位置離另外一間提供幼稚園到12年級課程的夏威夷語沉浸式學校Ke Kula o Ehunuikaimalino很近。

幼稚園主任Johnson說到:「在過去20年來,我們最大的成就就是有無數從我們的課程畢業的孩子,而他們長大成成功的個人,並且回饋自己的部落社區。他們說夏威夷語、延續夏威夷語,創造了夏威夷語的持續存在。我們另外一個很大的資產是家庭,支持者和員工,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樣,都很有熱忱、很有決心,因為對我們的語言的愛而團結一心。」

這些年來,有超過200個家庭在Punana Leo o Kona註冊就讀,幼稚園主任Johnson表示,所有的孩子,不只是那些有夏威夷原住民族血緣的孩子,都可以在這裡就讀。在現在的班級中,10個家庭只有2個是本來就有語言基礎,並且可以用流利的夏威夷語進行面試。主任補充到,要註冊就讀唯一的條件,就是要符合年齡資格,並且已經可以自己上廁所。

每年的一月是註冊月,因為空間的限制,只有15位學生的名額。如果有空缺,可以隨時申請遞補,一年的學費是7425美金,包含早餐、午餐和點心的費用。

Punana Leo o Kona所面臨的一個主要挑戰,是低註冊率,因為該幼稚園的知名度不夠高,而上課時間對很多家長來說,也不理想,幼稚園所在離Kona區的主要人口集中地過遠。為了要提升其知名度,該幼稚園提高對社區活動的參與,也更常自己舉辦活動。

Punana Leo o Kona提倡以家庭為基礎的教育模式,意為參與的家庭都要實質投入學校的相關事務,包括維護教室、浴室、廚房和花園。他們也參加社區活動和募捐活動。他們有機會對孩子的教育發表意見,也在他們的身邊一起學習,同時加強自己的語言使用能力。他們的參與創造了所有感和自豪感,同時也有助於維持學費不漲價。

為了歡慶20週年,Punana Leo o Kona和夏威夷之女組織在6月7日共同舉辦了一場募款餐會,除了要慶祝20週年的重要里程碑,還有這間幼稚園的成就外,也給社會大眾一個機會為西夏威夷的語言復振及延續貢獻一點心力。參與募款餐會的人可以享受一頓美食、呼拉舞、禮品籃和Kainani Kahaunaele、諾蘭兄弟以及Punana Leo o Kona學生的表演,一張預售票75美金,現場票100美金,也可以用1000美金包下一整張8個人的桌子。

當天的募款所得將由兩個主辦單位均分,Kanuha表示,幼稚園希望可以募得至少13000美金,將可以減輕房租負擔,也可以提供學費補貼,也可以為孩子們辦理一場校外教學。幼稚園的長期目標,是希望可以自己買下一塊地,建造更理想的校舍,也可以有個菜園。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Hawaiian immersion preschool celebrating 20 years

廣告

最後一位Navajo族密碼兵以93歲高齡去世

2014/06/04

譯者:Jinumu

最後一位使用其族語作為密碼基礎,在二戰期間混淆了日本軍方的Navajo族「密碼通訊員(兵)」以93歲高齡去世。

Navajo code talker Chester Nez是29位Navajo族密碼通訊員之一,運用語言能力在二次大戰期間重挫日軍。這張照片拍攝於2009年,Nez於6月4日與世長辭。

來自新墨西哥州Albuquerque市的Chester Nez在6月4日因為腎臟衰竭而過世,他是29位美國陸戰隊秘碼通訊員中的最後一位,也是2002年由Nicolas Cage所主演的《獵風行動(Windtalkers)》電影中密碼兵的角色原型。Nez自己也曾撰寫《密碼兵(Code Talker)》一書。

Nez在2011年接受訪問時表示:「日本軍方千方百計想要破解我們的密碼,卻從未成功。」

根據網站 AZCentral.com的報導,Nez在1942年春天被徵招入伍時,正在讀十年級,當時美國陸戰隊代表直接到亞歷桑納州的寄宿學校,要尋求Navajo族語使用者。

AZCentral.com寫道:

「準備要將部隊橫跨太平洋運送到戰場的軍方,緊急尋求一種不可識別的密碼來傳輸機密信息。它曾試圖使用各種語言和方言的代碼,但每一種都很快地就被東京的密碼專家破解。」

但關於Navajo的書面紀錄確非常稀少,且「[其]句法和文法非常複雜,在口語使用該語言時的語調,也讓未受訓練的耳朵難以理解。」

AZCentral.com還寫道,發展自Navajo語的密碼最終被證明不可逾越,難以為日本破譯。USA Today也寫道:「直到1968年,密碼通訊員任務解散,當初擔任密碼兵的那些人才開始接受表揚。在2001年,原本的29位Navajo密碼通訊員被授予國會金章,其他密碼通訊員則獲得銀章。」

另外兩位密碼通訊員Keith LittleGeorge Smith在2012年過世。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Last Of The Navajo ‘Code Talkers’ Dies At 93

阿拉斯加參議院壓倒性票數通過族語法案

2014/04/20

譯者:Jinumu

更新:參議院在星期一凌晨3:15通過語言法案,投票結果是18-2,參議員John Coghill和Pete Kelly,都是Fairbanks共和黨員,是唯二的反對票。其中參議員Lesil McGuire發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說,贊成該法案,並且表示,政府現在並不能為過去的族語使用者做些什麼,但它可以幫助人們在未來仍然可以有使用族語的能力。

圖片

擔心他們所在意的語言法案會因為政治制度而被犧牲,阿拉斯加原住民族人在參議員Lesil McGuire的國會辦公室前發起了一場示威,要求負責安排議案的Lesil McGuire’要將這個法案排入議程,不然就為時已晚。

在30分鐘的擊鼓聲、舞蹈、演講和故事分享之後,Lesil McGuire的首席助理Brett Huber轉告,Lesil McGuire承諾,會把族語法案排入議程,並且支持這項法案的通過。

這個法案是眾議院216號法案,4月16日在眾議院以38-0的廣泛支持通過。這個法案承認20個原住民族語言作為阿拉斯加州的官方語言,不過,卻只要求阿拉斯加州在正式文件和會議中,使用第一個官方語言—英文。

雖然沒有什麼實際作用,當地的族人表示,這項措施主要在於象徵意義,是肯認了歷代以來,主流文化禁止他們說自己的語言是錯誤並且失敗的。許多在議國走廊上等待的人,都曾在眾議院看著法案的通過,在計票結束並且是一致通過後,一起大聲歡呼。

示威者從穿著復活節服裝的小孩到需要幫助行走的老人都有,從中午時間開始陸續抵達。在立法議程中顯示,族語法案在星期六時,還停留在程序委員會,是個無人過問的法案,特別是在一個會期中的最後幾天。法案有可能可以脫離程序委員會而被放入議程中表決,或是就擋死在那裡直到會期結束,這也解釋了為什麼,程序委員會主席這個稱號前面,往往會加上「強大」這個詞。

McGuire之前不將族語法案排入議程的原因不明,也不清楚是不是故意不排,她一整天都在進出會議,沒有時間針對這一點做出回應。當抗議人士越聚越多,她穿著一套鮮黃套裝走出辦公室,卻不發一語地穿越人群。稍後,她傳了一封簡訊給議會多數黨的領導人John Coghill參議員,表示對該法案有所疑慮。

她在簡訊中說:「無論如何,我都要將它排進去了,總有一天是要排的。」

Coghill後來說,他沒有時間發表評論,但在上週的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會上,Coghill曾經表示,他所關注的是,該法案將取代1998年,使英語成為阿拉斯加州官方語言,並且贏得壓倒性勝利的選民倡議。他建議,將該法案改為申請原住民族語言成為「禮儀」語言,而不是「官方」語言,但原案卻一字未改。

在Huber正式宣告前,抗議群眾明顯地躁動不安,因為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

抗議人士Beth Geiger表示:「在眾議院一致通過後,卻是現在這樣的狀況,真的很令人失望。當時看起來很有通過的氣勢,卻還是讓人不敢置信地卡在這裡。」

參與抗議的X’unei Lance Twitchell是阿拉斯加東南大學的族語教授,他說他聽到很多立法者都很支持這項法案,所以對於法案現在這樣缺乏通過動力的狀況,感到很困惑。

「如果他們支持這項法案,他們為什麼不運用他們的政治權力?」他說。

稍晚,在Huber宣布McGuire將會把族語法案排入表決議程中時,Twitchell表示稍感欣慰,但還是希望要看到法案的通過,在那之前,這些抗議群眾並不打算離開議會走廊。

Twitchell說:「我們要留在這裡,值到法案通過。如果他們要讓我們回家過復活節,就應該把族語法案排在第一個表決。」

原文網址Original Link:http://www.adn.com/2014/04/20/3434157/natives-protest-lack-of-movemen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