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卡:教我們的孩子耕作,而不是向政府伸手要錢

譯者:Ying-Ying Chu

原文作者:北考卡原住民議會協會(Asociación de Cabildos Indígenas del Norte del Cauca)—真相與生活通訊網(Tejido Comunicación y Relaciones Externas para la Verdad y la Vida)

圖片

為慶祝考卡原住民議會(Consejo Regional Indígena de Cauca,簡稱CRIC)成立四十三周年,2014年2月22到23日,議會在拉蘇珊娜塔貴悠(La Susana Tacueyó)舉行了一場原住民耆老會議。本協會通訊網也參與了這場喚醒記憶的聚會。會中,耆老重新與過去共同奮鬥的夥伴聚首,細細地述說他們取回土地的故事。

米薩亞松森杜努巴那村(Misak Ascensión Tunabalá)的一位女性耆老,回憶起她當時的經驗:「早在1962年考卡原住民議會創立前,我就開始參與恢復土地的行動了,當時我還只是個未婚的女孩,我的父親是個佃農,我們每個月有四天要為地主耕作,作為租金。

那個時候,開始有人提出,『我們不需要付租金,因為土地是屬於我們原住民』的說法。他們說土地並不是地主的,而是屬於耕作於其上、生活於其上的人,於是在領袖的領導下,我們決定要取回我們的土地。說服佃農必須一步步進行,因為有人質疑: 『如果地主待我們好,為什麼我們要剝奪他的土地?』有些人說,跟地主一起共存也不錯;其他人則說土地是我們的,就這樣,我們展開恢復土地的過程。

召集了十一個夥伴,我們就這樣開始了,一開始佔領了放牧地,兩天以後警察來,抓走所有的男性,只剩我們這些女性持續佔領行動。

身為女性,之前我們沒有召開會議的經驗,也幾乎不在會議中發言,但是我們知道我們有說話的權利,知道我們該如何組織,才能恢復我們的土地。」

如同這些女性長者(你也可以稱她為我們的祖母、智者與村落的顧問),我們確信女性無論在當下或未來,都在組織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女性是生命的賦予者,就像大地之母一般,她們也催生了這個抗爭過程:她們建立了組織,當男性同伴被捕坐牢時,她們仍舊為了恢復土地而堅持。

她也回憶起考卡原住民議會成立初期,大家都靠雙腳在村落間移動,而不是車輛。「男性夥伴騎著馬去,全靠我們自己有心,沒有人付錢叫我們這麼做。他們就這樣或走或騎,頂多在抵達會議場地時,有人為他們端上一小杯玉米酒(chicha)和燉菜,這樣而已,考卡原住民議會就是這樣子開始的。」

「不像現在有摩托車和汽車、吃得又好、卻滿腦子都是錢,現在有人會說『這件事給我一百萬我就做』。以前沒有所謂的顧問,那時候叫作執行委員會,現在都聽令於顧問,因為有人說,有經驗的人才可以給年輕人建議,還有告訴他們考卡原住民議會是怎麼來的。

現在大家比較看重錢,以前我們無償為恢復土地的事日夜奔走,現在人滿腦子只有錢,為甚麼我們不再重視土地了?沒有人在思考這件事,家庭成長了,但是土地沒有,年輕人不再去想土地了,他們應該要好好去思考怎麼樣跟政府周旋,恢復更多土地。現在是政府在給予,我們實在不應該讓政府輕易哄騙我們,國家正在用像是行動家庭(familias en acción)這類補助,來軟化我們的想法,回到過去『這個地主對我們不錯』的思維,進而放棄恢復土地的行動。

我們應該要繼續奮戰、恢復土地,在土地上耕作、播種,供我們的孩子吃。現在夥伴們都不工作了,因為我們用買的就可以了,所以不必要耕作。在我們已經恢復的土地上,我們應該要教導孩子如何工作,而不是教他們向政府伸手拿錢。」

「原住民要耕作土地,但不是種古柯、大麻,而是種植有益健康的食物。以前我們不吃米,也不知道怎麼煮米,現在我們已經不吃玉米而只吃米,卻忘記之前我們吃玉米配芹菜、豌豆、豆子、豬肉,我們應該要為了更好的生活而食,不要忘記怎麼耕耘健康。」

從她的陳述中,我們清楚看到原住民如何被消費主義吸收。我們的組織經歷四十三個年頭的奮鬥與抵抗,在拉蘇珊那舉辦這場紀念性耆老會議,卻只吸引了年長一輩的參與,而不見年輕一輩領袖的加入。我們應該問問自己,如果年輕人不關心恢復土地的過程,那這個組織將來何去何從?如果我們還是回到老一輩的命運,不試圖去改變,而放棄恢復土地的過程,讓它消融在商品與金錢及消費主義的牢籠內,那是多麼可悲。

即使恢復土地不是一蹴可幾的事情,我們還是可以從耕作、食的健康開始,不要完全依賴金錢,才能逐漸恢復我們的經濟模式。我們不可能將這個龐大的過程化為一個簡單的計畫,我們想要回到團結一致、集思廣益的狀態,在長者們所建立的基礎上,不計較利益得失,伴隨這個社群繼續前進。

國家的雙眼仍在緊盯我們,它亟欲找出可以分化我們的辦法,我們必須趕緊對現況進行反思、採取行動,因為大家已經開始對參與失去興趣,只剩下一些長者,我們沒有注意到,這樣是在葬送恢復土地的可能性。我們怎能不聽他們說些甚麼,而假裝繼續在奮鬥?我們怎能一邊漠不關心地抹去他們努力的痕跡,卻假裝還在跟隨他們的腳步?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http://nasaacin.org/informativo-nasaacin/3-newsflash/6745-cauca-a-nuestros-hijos-hay-que-ense%C3%B1arles-a-trabajar-la-tierra,-no-a-recibir-plata-del-gobierno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