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的姓名政策不接受夏威夷原住民傳統姓名

2014/09/17
譯者:Jinumu

n-BC-large570

Chase Nahooikaikakeolamauloaokalani Silva被臉書雞蛋裡挑骨頭。

上星期,這個社群網路凍結了Silva的帳號,因為其針對假帳號的政策懷疑這是假名,臉書的政策表示希望你「永遠知道你所連結的對象是誰」,而這項政策的啟動,是要協助「維持你的社群的安全」。

但他這個有29個字母的中間名字是千真萬確的,可是網站對他要證明並沒有從寬處理。

就在接獲改名警告後不久,Silva在臉書上貼文表示:「那是我的名字,我是一位驕傲的夏威夷人,想要呈現我的夏威夷名字。」

Silva

這麼長的名字,意思是「強壯且從天堂獲得力量」,他會說流利的夏威夷原住民族語的曾祖母,為他挑選了這個名字。

他將名字縮短成只用第一個字母,以符合這個政策,因為除了先改掉名字,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讓他登入他的帳號。而後,是一連串的資訊業面和連結,最後連到一個表格,讓使用者可以提交證明文件以確認他們的身份。

「我們一直以來都要求大家在臉書的個人資訊使用真實的身份。」一位臉書公司的代表Andrew Souvall透過電子郵件如此回覆,並且補充說,很多人都喜歡在網路上用「假名以涉入不好行為」。「我們也肯認,一個人的真實身分,不一定就會是他們的法定文件上所顯示的名字。」他又說:「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接受其他形式的身分證明。」

臉書近期的政策施行也導致在LGBT(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和變性者)社群中的表演者和變裝皇后之間的一片嘩然,他們以其舞台名稱在網上和現實生活中作為自己的身份認同。但在一個LGBT運動組織威脅要在臉書舊金山辦公室外抗議後,公司高層才同意會討論他們的憂慮。

Silva將自己形容成一位驕傲的男同志,並沒有打算要聯絡臉書,以證明他的名字,他也說,這並不是他應該要做的事。他認為,臉書根本就不應該要它的8億2千9百萬頻繁用戶,可以使用或是不能使用什麼名字。

「臉書不應該可以有能力去決定你的名字、你要怎麼被稱呼、你在回應什麼。」「除了LGBT社群,還有強暴的受害者、受虐被害人,甚至是老師,都使用別名,因為他們不想要人聯絡上他們。這是對你的身份的保護。」

對Silva而言,他的完整姓名是一種「榮耀的勳章」。

這位在夏威夷歐胡島出生、長大,在2008年搬到西雅圖居住的原住民族人表示:「很明顯地,若以美國的眼光來說,這不是一個標準的名字,但這是我非常引以為傲的名字。」

原文連結 Original Link:Facebook’s Name Policy Won’t Accept Chase Nahooikaikakeolamauloaokalani Silva

廣告

影片:夏威夷原住民的170年獨立戰爭

2014/07/10

譯者:Jinumu

在六月底時,美國內政部公開表示有興趣要和夏威夷原住民族進行政府對政府關係的對話,就像其和許多被聯邦政府肯認的美國原住民族和阿拉斯加原住民族所進行的對話一樣。

不過,一場6月23日在夏威夷檀香山所舉行的會議上,與會的夏威夷原住民族人異口同聲的向這項提議說「不」。

根據印地安國家今日媒體網路(Indian Country Today Media Network)最近的報導指出:「美國國會頒布了150多個法規專門處理夏威夷原住民社區,但美國和夏威夷原住民社區並沒有正式關係,因為美國在1893年非法軍事推翻夏威夷王國,以及設立美國所控制的臨時政府都違反條約和國際法。」

這部由Keauhou-Kahalu’u教育機構所製做的影片「1893 行政協議及至今深遠影響 (1893 Executive Agreements & Profound Impacts Today)」內容中,政治學家Keanu Sai博士談到這些協議的歷史和其持續影響,雖然是近一年前的影片,卻和內政部提出對談計畫後所引發的討論相呼應。

原文網址:Video: The 170-Year Fight for Native Hawaiian Independence

譯者註:

根據另一篇報導指出,夏威夷原住民族人反對政府對政府關係對談的原因:

「因為夏威夷快速成長的國族主義或主權運動,在6月23日的會議中,絕大多數的與會夏威夷原住民族人強烈表達對政府的憤怒和不信任,其中許多人都一致認為,與美國建立政府對政府關係,將會終止他們長久以來想要恢復被美國所非法推翻的王國,重新建立獨立主權國家的訴求。」(延伸閱讀:No Aloha: Native Hawaiians Against Interior’s Relationship Proposal

夏威夷沉浸式幼稚園歡慶20週年

2014/06/03

譯者:Jinumu

原文作者:Carolyn Lucas-Zenk

web1_school6_0 Punana Leo o Konau沉浸式幼稚園的助教師Kuuipo Freitas帶著學生上呼拉課,主導教師Kahookahi Kanuha則用烏克麗麗彈奏mele。(照片:Brad H. Ballesteros/Special to WEST HAWAII TODAY)

在Kealakekua教室內,Kilipohi Faanunu-Soares在造句描述自己時,完全不用英文字。雖然有些小聲,但卻充滿自信,這位幼稚園的小小孩,告訴大家自己的名字、年齡、父母是誰、來自哪裡。她所用的,是夏威夷語,也是她和其他十位同學,在Punana Leo o Kona裡,所被教導的語言。

週一到週五,從早上7:45到下午3:45,這些孩子都沉浸在夏威夷語中,學習有助於發展的課程。其中許多,如果不是所有人,在短短三到四個月內,就可以流利使用夏威夷語。根據幼稚園主任Kawaiola Johnson的說法,除了學習幼稚園的課程,這些三到五歲的孩子,也會有紮實的文化基礎,被教導成為國際公民,並且有第二外語能力。

位在基督教Episcopal教堂的一樓,這間幼稚園創造了一個啟發性、支持性的環境,讓學生和家長在這裡發展用夏威夷語有效溝通的技能。在這裡,夏威夷語是一個活的語言,並且對參與者來說,是一種生活的方式,因為他們從中對夏威夷的文化、價值觀、故事和歷史,有更多的理解和欣賞。

從1994年開辦起,Punana Leo o Kona協助證明了語言的重要性,以及語言真的不只是一種表達的方式。

Kahoka Kanuha是Punana Leo o Kona的主導教師,解釋語言如何成為人、夏威夷和未來的體現。他說,語言是夏威夷獨特認同的根基,也是知識基礎,更點亮也說明了夏威夷的歷史、文化和傳統;因此增加深度並且豐富了所有的益處。夏威夷語不只讓我們與過去相連,更讓現在更加豐富,也為我們做好迎向未來的準備。

Kanuha本身是Punana Leo o Kona第一屆的學生,他的父母是當時投入草根工作,要將這樣的幼稚園帶到西夏威夷的重多家庭之一。Punana Leo o Kona是非營利組織Aha Punana Leo Inc.在整個夏威夷所開設的11間幼稚園之一,該組織旨在將夏威夷語重建為家庭中所使用的第一也是主要語言。這個組織是「在瀕危原住民語言復振運動中的教育典範」。

曾經有整整90年的時間,在公立學校以夏威夷語教學是違法的,在1983年,不到50名未滿18歲的兒童會說流利的夏威夷語。Aha Punana Leo領導了廢除該項禁令的運動,該項禁令在1986年透過立法明令廢除。這個非營利性組織同樣在發展從幼稚園到博士班都以夏威夷語教學的教育系統上,擔任領導性角色。

該組織所經營的幼稚園在日前受到世界原住民族高等教育聯盟的認可,成為第一個被認證的以瀕危原住民族語授課、辦理的教育課程。根據Aha Punana Leo,其自主學習強調透過夏威夷語教學的早期教育的學科優勢,如早期閱讀能力和高度雙語能力的認知益處。審查團隊,包括來自在多語教學具有高度學術成果國家的國際教育工作者,都對透過使用夏威夷拼寫留下深刻的印象,以及它如何提供學齡前兒童在早期識字發展上,比之其英語使用同儕還要超前兩年的成度。

Punana Leo o Kona一開始是設在Holualoa的一棟兩層樓房子中,在屋主決定要把房子賣掉後,才搬到現在的Episcopal教堂,現在已經是第五到七年了,這個位置離另外一間提供幼稚園到12年級課程的夏威夷語沉浸式學校Ke Kula o Ehunuikaimalino很近。

幼稚園主任Johnson說到:「在過去20年來,我們最大的成就就是有無數從我們的課程畢業的孩子,而他們長大成成功的個人,並且回饋自己的部落社區。他們說夏威夷語、延續夏威夷語,創造了夏威夷語的持續存在。我們另外一個很大的資產是家庭,支持者和員工,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樣,都很有熱忱、很有決心,因為對我們的語言的愛而團結一心。」

這些年來,有超過200個家庭在Punana Leo o Kona註冊就讀,幼稚園主任Johnson表示,所有的孩子,不只是那些有夏威夷原住民族血緣的孩子,都可以在這裡就讀。在現在的班級中,10個家庭只有2個是本來就有語言基礎,並且可以用流利的夏威夷語進行面試。主任補充到,要註冊就讀唯一的條件,就是要符合年齡資格,並且已經可以自己上廁所。

每年的一月是註冊月,因為空間的限制,只有15位學生的名額。如果有空缺,可以隨時申請遞補,一年的學費是7425美金,包含早餐、午餐和點心的費用。

Punana Leo o Kona所面臨的一個主要挑戰,是低註冊率,因為該幼稚園的知名度不夠高,而上課時間對很多家長來說,也不理想,幼稚園所在離Kona區的主要人口集中地過遠。為了要提升其知名度,該幼稚園提高對社區活動的參與,也更常自己舉辦活動。

Punana Leo o Kona提倡以家庭為基礎的教育模式,意為參與的家庭都要實質投入學校的相關事務,包括維護教室、浴室、廚房和花園。他們也參加社區活動和募捐活動。他們有機會對孩子的教育發表意見,也在他們的身邊一起學習,同時加強自己的語言使用能力。他們的參與創造了所有感和自豪感,同時也有助於維持學費不漲價。

為了歡慶20週年,Punana Leo o Kona和夏威夷之女組織在6月7日共同舉辦了一場募款餐會,除了要慶祝20週年的重要里程碑,還有這間幼稚園的成就外,也給社會大眾一個機會為西夏威夷的語言復振及延續貢獻一點心力。參與募款餐會的人可以享受一頓美食、呼拉舞、禮品籃和Kainani Kahaunaele、諾蘭兄弟以及Punana Leo o Kona學生的表演,一張預售票75美金,現場票100美金,也可以用1000美金包下一整張8個人的桌子。

當天的募款所得將由兩個主辦單位均分,Kanuha表示,幼稚園希望可以募得至少13000美金,將可以減輕房租負擔,也可以提供學費補貼,也可以為孩子們辦理一場校外教學。幼稚園的長期目標,是希望可以自己買下一塊地,建造更理想的校舍,也可以有個菜園。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Hawaiian immersion preschool celebrating 20 years

夏威夷仍然隨處可見種族歧視

2014/06/02

譯者:Aijo Wu

原文作者:威爾.卡倫(Will Caron)

Island 98.5廣播電台的主持人在節目說出歧視密克羅尼西亞人的笑話後,從大眾對此事件的回應,得以看出夏威夷對於種族平等的態度是很可悲的。

hawaii

5月23日早上7點15分左右,廣播節目主持人布蘭登.「肖仔」.歐席洛(Brandon “KreyZ” Oshiro)在Island 98.5電台的早晨節目「起床號(The Wake Up Crew)」中的「星期五傻呼呼笑話」單元中說了一個笑話。這則笑話是針對密克羅尼西亞移民,他們在夏威夷的移民人口組成結構中,是較為近期才移民至此,並且是最不受社會認可的一群人,在過去十年來,他們遭受到各種種族歧視性譏笑、辱罵和暴力的衝擊。

這則笑話如下:

「為什麼密克羅尼西亞人很少有長相好看的呢?因為通常有先天缺陷的胎兒會在出世前就打掉。(暗指密克羅尼西亞人是有先天缺陷而長得不好看的族群)」(原文:Why aren’t there many beautiful Micronesians? Because babies with birth defects are usually terminated before birth.)

從這則笑話播送之後,在改變網站出現一項聯署,要求98.5廣播電台停止「針對密克羅尼西亞人的各種富有貶義的玩笑與評論」。 這項請願需要2500位民眾聯署得以使其公開,而現在請願人數已經達到2104人,隨後一位密克羅尼西亞詩人凱希.珍特妮-琪基娜(Kathy Jetnil-Kijiner)發表一段名為「那些夏威夷教我的事(Lessons from Hawaiʻi)」的影片,她在影片中情緒激昂且清晰地指出,自身與其他密克羅尼亞人遭受歧視的影響。

此項請願展開不久之後,隔天98.5廣播電台就公開播送正式的道歉聲明,而主持人布蘭登.肖仔.歐席洛在他的Instagram網站發表道歉啟事,但僅刊登幾天,之後隨即刪除,很明顯地想要讓這場風波儘快消聲匿跡。

不幸的悲劇卻是整起風波事件當中,大眾對於道歉聲明的反應。大眾對密克羅尼西亞人充滿敵意地發表諸如「如果開不起玩笑的話,就請你回家,好嗎?」此類的意見。不僅沒有鞭撻布蘭登.肖仔.歐席洛的種族歧視玩笑,普遍百姓認為,密克羅尼西亞人在這「愛與和平之州(Aloha state)」 的土地上,很可悲地缺乏容忍力。

許多張貼在廣播電台網站上,充滿敵意且歧視意味的評論都被刪除,因為那些評論在在都表明了一項論點,就是像這樣的玩笑對於整個社會整體,既不幽默也不健康。

查克.卡頓(Chuck Cotton)是Island 98.5廣播電台的母公司 Clear Channel Hawaii的總經理,他向夏威夷獨立報表示,這是由一位沒責任感的職員所引發的風波,而他已經被懲處。卡頓也在關於公共議題的節目當中,與密克羅尼西亞的領袖們共同進行對話。Clear Channel也對廣播同仁就敏感大眾議題進行訓練。

然而,事件發生三天後的早晨,廣播主持人們對聽眾輕描淡寫地致歉時,卻仍然是用一種調侃的語氣說「不要再開種族的玩笑啦!」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Racism in Hawaiʻi is alive and well

歐巴馬給夏威夷的禮物:授與當地原住民「印地安」主權

2014/05/28

譯者:Jinumu

原文作者:Valerie Richardson

歐巴馬政權正悄悄地再次繞過國會推動另一項政策議題,那就是要頒布一項備受爭議的法案,若通過,將會給予夏威夷原住民部落主權。

內政部在五月下旬發出關於擬議規則制定的通知,徵求關於如何能「輔助重新與夏威夷原住民族建立一個政府對政府的關係」的評論。

所謂的Akaka法案,是以其保薦人,前參議員Daniel Akaka命名,在國會閒置了十幾年,但夏威夷民主黨員一直敦促歐巴馬總統利用他的行政權力,宣布夏威夷原住民是一個印第安族群。

身為美國公民權利委員成員,也是聖地亞哥大學法律系教授的Gail Heriot,表示政府當局的這項決定「非常令人不安」。並且說到:「歐巴馬政權似乎正在摩拳擦掌要在這個問題上採取積極立場,但我相信阿卡卡法案本身就已經違憲。如果行政部門試圖運用自身職權來達到同樣的結果,也將違憲。」

四名美國公民權利委員會的委員在9月16日的信籤中,警告歐巴馬先生,此舉是「不明智且違憲的」。該委員會共有八名成員,雖然目前有兩個空缺。

在信中,四位委員寫道:

「不論是國會還是總統,都沒有權力可以創造一個印地安族群,或是創造任何一個有主權屬性的實體。他們也沒有權力重建一個不復以像過去般政體存在的族群,或是其他主權實體。族群是要被『肯認』,而不是被創造或是重建。」

授予印地安族群身分會讓夏威夷事務辦公室(Office of Hawaiian Affairs, OHA)得以提供夏威夷原住民以種族為基礎的各項福利,雖然這項實踐在2000年已被最高法院宣判為違憲。

從2011年起,夏威夷事務辦公室就開始呼籲夏威夷原住民在稱為Kana’iolowalu的註冊表單上登記族群身分,但並沒有獲得太大迴響,現在大約有12萬6千位的夏威夷原住民有在名單上,但根據夏威夷草根機構的政策主部任Malia Hill的說法,至少有10萬名的名單是從其他政府文件中匯入。

夏威夷草根機構的主席Keli’i Akina把行政部門的動作稱做是「民主進程的終結嘗試,並且侵犯夏威夷原住民的一切傳統和文化所代表的意涵」。

Akina先生在一份聲明中指出:「更甚者,這也引發了一個問題,究竟誰會在這樣的國族建立中,取得權力?是原住民族人,還是政治人物?這樣要以種族為基礎建立政府的違憲嘗試真的是夠了,我們應該腳踏實地地回到用真切且實際具體的方式來協助夏威夷原住民族。」

5_282014_ap7573547845358201_s640x805夏威夷民主黨參議員 Brian Schatz 支持歐巴馬總統將夏威夷原住民族重新分類為印地安族群的計畫,認為如此才能建立政府對政府關係。反對者認為,族群只能是被肯認,而不能被創造。 (Photo by: Carolyn Kaster)

Akaka法案的支持者,包括夏威夷民主黨參議員Brian Schatz表示,這樣的特殊身分地位有其必要性,才能確保夏威夷原住民族可以得到「正義」。

在一場演講中,參議員Brian Schatz提到:「夏威夷原住民族是唯一一個被聯邦政府肯認,卻不具有和美國的政府對政府關係的原住民族,他們有資格可以取得現行的聯邦政府自決政策。」

這位立法者也試圖淡化夏威夷原住民族不是印地安人的說法:「反對者辯駁夏威夷原住民族不是『印地安人』,好像這個詞彙只能指稱特定種族或民族,或僅限於指稱美國某個區域的原住民族,但不能用在其他區域的原住民族上,這是誤導的說法。」

批評者認為,授與與其他血統的公民一起居住在夏威夷州各地的夏威夷原住民族族群身分,會形成兩套基於種族而各自獨立的政府系統。

美國公民權利委員會的四位委員也在給總統的信中說到,這樣的決定會創下先例,Cajun人、Amish人和哈西德派猶太人也可以要求如此辦理。

在夏威夷長大的歐巴馬先生,在2008年總統大選期間曾經說過,如果在他任期之內,國會通過Akaka法案,他將會簽署並且公告施行。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Obama’s Hawaiian giveaway: Plots to grant natives sovereignty as ‘Indi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