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的姓名政策不接受夏威夷原住民傳統姓名

2014/09/17
譯者:Jinumu

n-BC-large570

Chase Nahooikaikakeolamauloaokalani Silva被臉書雞蛋裡挑骨頭。

上星期,這個社群網路凍結了Silva的帳號,因為其針對假帳號的政策懷疑這是假名,臉書的政策表示希望你「永遠知道你所連結的對象是誰」,而這項政策的啟動,是要協助「維持你的社群的安全」。

但他這個有29個字母的中間名字是千真萬確的,可是網站對他要證明並沒有從寬處理。

就在接獲改名警告後不久,Silva在臉書上貼文表示:「那是我的名字,我是一位驕傲的夏威夷人,想要呈現我的夏威夷名字。」

Silva

這麼長的名字,意思是「強壯且從天堂獲得力量」,他會說流利的夏威夷原住民族語的曾祖母,為他挑選了這個名字。

他將名字縮短成只用第一個字母,以符合這個政策,因為除了先改掉名字,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讓他登入他的帳號。而後,是一連串的資訊業面和連結,最後連到一個表格,讓使用者可以提交證明文件以確認他們的身份。

「我們一直以來都要求大家在臉書的個人資訊使用真實的身份。」一位臉書公司的代表Andrew Souvall透過電子郵件如此回覆,並且補充說,很多人都喜歡在網路上用「假名以涉入不好行為」。「我們也肯認,一個人的真實身分,不一定就會是他們的法定文件上所顯示的名字。」他又說:「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接受其他形式的身分證明。」

臉書近期的政策施行也導致在LGBT(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和變性者)社群中的表演者和變裝皇后之間的一片嘩然,他們以其舞台名稱在網上和現實生活中作為自己的身份認同。但在一個LGBT運動組織威脅要在臉書舊金山辦公室外抗議後,公司高層才同意會討論他們的憂慮。

Silva將自己形容成一位驕傲的男同志,並沒有打算要聯絡臉書,以證明他的名字,他也說,這並不是他應該要做的事。他認為,臉書根本就不應該要它的8億2千9百萬頻繁用戶,可以使用或是不能使用什麼名字。

「臉書不應該可以有能力去決定你的名字、你要怎麼被稱呼、你在回應什麼。」「除了LGBT社群,還有強暴的受害者、受虐被害人,甚至是老師,都使用別名,因為他們不想要人聯絡上他們。這是對你的身份的保護。」

對Silva而言,他的完整姓名是一種「榮耀的勳章」。

這位在夏威夷歐胡島出生、長大,在2008年搬到西雅圖居住的原住民族人表示:「很明顯地,若以美國的眼光來說,這不是一個標準的名字,但這是我非常引以為傲的名字。」

原文連結 Original Link:Facebook’s Name Policy Won’t Accept Chase Nahooikaikakeolamauloaokalani Silva

夏威夷沉浸式幼稚園歡慶20週年

2014/06/03

譯者:Jinumu

原文作者:Carolyn Lucas-Zenk

web1_school6_0 Punana Leo o Konau沉浸式幼稚園的助教師Kuuipo Freitas帶著學生上呼拉課,主導教師Kahookahi Kanuha則用烏克麗麗彈奏mele。(照片:Brad H. Ballesteros/Special to WEST HAWAII TODAY)

在Kealakekua教室內,Kilipohi Faanunu-Soares在造句描述自己時,完全不用英文字。雖然有些小聲,但卻充滿自信,這位幼稚園的小小孩,告訴大家自己的名字、年齡、父母是誰、來自哪裡。她所用的,是夏威夷語,也是她和其他十位同學,在Punana Leo o Kona裡,所被教導的語言。

週一到週五,從早上7:45到下午3:45,這些孩子都沉浸在夏威夷語中,學習有助於發展的課程。其中許多,如果不是所有人,在短短三到四個月內,就可以流利使用夏威夷語。根據幼稚園主任Kawaiola Johnson的說法,除了學習幼稚園的課程,這些三到五歲的孩子,也會有紮實的文化基礎,被教導成為國際公民,並且有第二外語能力。

位在基督教Episcopal教堂的一樓,這間幼稚園創造了一個啟發性、支持性的環境,讓學生和家長在這裡發展用夏威夷語有效溝通的技能。在這裡,夏威夷語是一個活的語言,並且對參與者來說,是一種生活的方式,因為他們從中對夏威夷的文化、價值觀、故事和歷史,有更多的理解和欣賞。

從1994年開辦起,Punana Leo o Kona協助證明了語言的重要性,以及語言真的不只是一種表達的方式。

Kahoka Kanuha是Punana Leo o Kona的主導教師,解釋語言如何成為人、夏威夷和未來的體現。他說,語言是夏威夷獨特認同的根基,也是知識基礎,更點亮也說明了夏威夷的歷史、文化和傳統;因此增加深度並且豐富了所有的益處。夏威夷語不只讓我們與過去相連,更讓現在更加豐富,也為我們做好迎向未來的準備。

Kanuha本身是Punana Leo o Kona第一屆的學生,他的父母是當時投入草根工作,要將這樣的幼稚園帶到西夏威夷的重多家庭之一。Punana Leo o Kona是非營利組織Aha Punana Leo Inc.在整個夏威夷所開設的11間幼稚園之一,該組織旨在將夏威夷語重建為家庭中所使用的第一也是主要語言。這個組織是「在瀕危原住民語言復振運動中的教育典範」。

曾經有整整90年的時間,在公立學校以夏威夷語教學是違法的,在1983年,不到50名未滿18歲的兒童會說流利的夏威夷語。Aha Punana Leo領導了廢除該項禁令的運動,該項禁令在1986年透過立法明令廢除。這個非營利性組織同樣在發展從幼稚園到博士班都以夏威夷語教學的教育系統上,擔任領導性角色。

該組織所經營的幼稚園在日前受到世界原住民族高等教育聯盟的認可,成為第一個被認證的以瀕危原住民族語授課、辦理的教育課程。根據Aha Punana Leo,其自主學習強調透過夏威夷語教學的早期教育的學科優勢,如早期閱讀能力和高度雙語能力的認知益處。審查團隊,包括來自在多語教學具有高度學術成果國家的國際教育工作者,都對透過使用夏威夷拼寫留下深刻的印象,以及它如何提供學齡前兒童在早期識字發展上,比之其英語使用同儕還要超前兩年的成度。

Punana Leo o Kona一開始是設在Holualoa的一棟兩層樓房子中,在屋主決定要把房子賣掉後,才搬到現在的Episcopal教堂,現在已經是第五到七年了,這個位置離另外一間提供幼稚園到12年級課程的夏威夷語沉浸式學校Ke Kula o Ehunuikaimalino很近。

幼稚園主任Johnson說到:「在過去20年來,我們最大的成就就是有無數從我們的課程畢業的孩子,而他們長大成成功的個人,並且回饋自己的部落社區。他們說夏威夷語、延續夏威夷語,創造了夏威夷語的持續存在。我們另外一個很大的資產是家庭,支持者和員工,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樣,都很有熱忱、很有決心,因為對我們的語言的愛而團結一心。」

這些年來,有超過200個家庭在Punana Leo o Kona註冊就讀,幼稚園主任Johnson表示,所有的孩子,不只是那些有夏威夷原住民族血緣的孩子,都可以在這裡就讀。在現在的班級中,10個家庭只有2個是本來就有語言基礎,並且可以用流利的夏威夷語進行面試。主任補充到,要註冊就讀唯一的條件,就是要符合年齡資格,並且已經可以自己上廁所。

每年的一月是註冊月,因為空間的限制,只有15位學生的名額。如果有空缺,可以隨時申請遞補,一年的學費是7425美金,包含早餐、午餐和點心的費用。

Punana Leo o Kona所面臨的一個主要挑戰,是低註冊率,因為該幼稚園的知名度不夠高,而上課時間對很多家長來說,也不理想,幼稚園所在離Kona區的主要人口集中地過遠。為了要提升其知名度,該幼稚園提高對社區活動的參與,也更常自己舉辦活動。

Punana Leo o Kona提倡以家庭為基礎的教育模式,意為參與的家庭都要實質投入學校的相關事務,包括維護教室、浴室、廚房和花園。他們也參加社區活動和募捐活動。他們有機會對孩子的教育發表意見,也在他們的身邊一起學習,同時加強自己的語言使用能力。他們的參與創造了所有感和自豪感,同時也有助於維持學費不漲價。

為了歡慶20週年,Punana Leo o Kona和夏威夷之女組織在6月7日共同舉辦了一場募款餐會,除了要慶祝20週年的重要里程碑,還有這間幼稚園的成就外,也給社會大眾一個機會為西夏威夷的語言復振及延續貢獻一點心力。參與募款餐會的人可以享受一頓美食、呼拉舞、禮品籃和Kainani Kahaunaele、諾蘭兄弟以及Punana Leo o Kona學生的表演,一張預售票75美金,現場票100美金,也可以用1000美金包下一整張8個人的桌子。

當天的募款所得將由兩個主辦單位均分,Kanuha表示,幼稚園希望可以募得至少13000美金,將可以減輕房租負擔,也可以提供學費補貼,也可以為孩子們辦理一場校外教學。幼稚園的長期目標,是希望可以自己買下一塊地,建造更理想的校舍,也可以有個菜園。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Hawaiian immersion preschool celebrating 20 y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