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navut藝術家拒絕為國會議員演出

2014/08/08

譯者:Jinumu

g-3 Lucy Tulugarjuk是知名伊努特族(Inuit)演員、喉音歌手、作家,在近日拒絕在國會議員Leona Aglukkaq(伊努克族 Inuk)到訪時演出。照片來源:stopklatka.pl

一位藝術家拒絕為Nunavut的國會議員Leona Aglukkaq演出。

來自Nunavut的Lucy Tulugarjuk被要求要在 Aglukkaq造訪西北領地的史密斯堡時,表演喉音歌唱和鼓舞,Lucy現在也住在史密斯堡。

不過她說,她對Aglukkaq並不滿意,她說這位議員並沒有反應Nunavut人對地震勘測的憂慮。

Nunavut的部分伊努特族人對國家能源局允許要在巴芬島東海岸的巴芬灣和大衛海峽進行石油和天然氣的地震測試憤怒不已。

他們擔心野生動物會因此遷徙搬離這個區域。

Tulugarjuk表示,Aglukkaq應該要為了自己的族人挺身而出,而不是一昧聽從總理Stephen Harper的指示。

Tulugarjuk說:「我覺得要和我的伊努特族人、朋友和家人分享,我對這件事情的反對是很重要的,如果有必要,我也會站出來大聲反對,而為了表示抗議,我拒絕表演喉音歌唱和鼓舞。」

Tulugarjuk說,是史密斯堡的伊位領導人要求她演出,並不是Aglukkaq的工作人員。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Nunavut artist refuses to perform for MP Leona Aglukkaq

廣告

第一民族因為教育法案及領導權而分裂

2014/05/01

譯者:Jinumu

由加拿大政府所提出的第一民族教育法案爭議十足,現在更是讓各原住民領袖之間出現裂痕,也出現要推翻第一民族大會(Assembly of First Nations, AFN)總領導人Shawn Atleo的浪潮。

圖片  第一民族大會(Assembly of First Nations, AFN)總領導人Shawn Atleo在五月二日宣布辭職。

在網路社群上,已經出現要拒絕接受該教育法案以及在七月的第一民族大會上要對Atleo的領導權投反對票的討論。

「不管是Atleo還是其他區域性領袖,都必須要出面並且對所有草根人民負責,如果沒有,他們就應該被去職。」Pam Palmater在CBC新聞訪問時說道。

Palmater是多倫多Ryerson大學原住民治理的主席,在上一次總領導人選舉時與Atleo相抗衡。

但她也聲明,她對Atleo的反對和彈劾與那場選戰無關。

她說:「我並沒有覬覦他的職位,現在很多部落領袖都發出一樣的呼籲,我之所以提出呼籲,是認為Shawn Atleo必須要停止妄自定義我們的權利。」

Palmater是眾多相信,政府提出第一民族教育自治法的建議是致命缺陷的人之一。她說,它賦予原住民事務部部長太多的控制權,並且沒有保護條約權利,而所分配的預算資金和要為第一民族兒童做出改變所需要的金額相差甚遠。

有許多區域性領袖,甚至地方領袖也表示支持這項條例草案。但在週一,五位來自全國各地的領袖在渥太華舉行了記者會,表達他們對所提出的法案的不滿。他們認為,該法案是AFN和聯邦政府之間的閉門密室會議的結果。他們說,他們代表了他們所在省份的大多數原住民族人的意見。

AFN的回應

但AFN的新不倫瑞克省和愛德華王子島省的區域領袖,Roger Augustine卻表示,他真是受夠了

「另外那些人,如果真的有的話,說我們要保護我們的下一代,但每一次不順心就退出,就可以保護我們的孩子嗎?我已經看過太多次,有些人只是為反對而反對,然後過了十年、十五年之後,就又回來說,好吧,再討論一次吧!」

Augustine也承認,這個法案並不完美,但至少是對第一民族目前所擁有的而言,一大進步。

他說:「有人必須要在現在這個時間點向前一步,就像總領導人Atleo所做的,向前一步並且把握機會。」

他也對反對者的動機提出質疑,認為其中有一些領袖的考量確有其正當性,但有很多只是為了要爭權奪利。

Augustine說,AFN的歷任總領導人往往在在位期間,被攻擊得體無完膚。

但持相反意見者則警告說,這項教育法案不會成為Atleo的歷史定位,而可能是他的自我毀滅。

政府角色讓情況更加複雜

同時,保守派政府要大力推行該法案的政策,可能會讓情況更加惡化。

原住民事務部部長Bernard Valcourt頻頻強調AFN對該項法案的支持,並且指出,Atleo肯定該項法案反映了第一民族所堅持的原則。

Valcourt在四月十七日的一封寫給新民主黨原住民事務批評家Jean Crowder的信中寫到:

「我很高興,總領導人Shawn Atleo在發表C-33號法案的那一天,卻認了該項法案反映出五項成功的要素。」

至於那些反對該法案並且懷疑政府和第一民族大會的人,這就證明了他們是同謀。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http://www.cbc.ca/news/politics/first-nations-divided-over-education-act-and-their-leadership-1.2627976

譯者註:

第一民族大會(Assembly of First Nations, AFN)總領導人Shawn Atleo也在五月二日正式宣布辭職,辭職聲明摘譯如下:

現在是我們原住民族的時代,我們必須要打破現狀,而我的職責就是要為第一民族打開改變的大門。

我們眼前的工作非常艱難,如果很簡單,早就已經達成了。現在的這些對話和討論,早在四十多年前就由已逝的George Manuel和其他偉大的領導人展開,在1972年便已提出「印地安人自己掌控印地安人教育」的政策聲明,這是由我們自己的原住民教育家們,包括Verna Kirkness 所起草,內容仍然是我們的韌性和決心透過教育為我們的孩子實現變革和正義的肯定。

打破現狀意味著要結束我們族人緩慢的改變腳步,對成長和成功提供全力支持。打破現狀意味著建立在承認和和解上的新方法。

現在這些討論和分歧的意見提醒了我們第一民族大會,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當初之所以會建立第一民族大會,是要使之成為一個倡議機構,將各個不同國族和部落聚集在一起,並且互相支持。我一直鼓勵在大會中的流程和方法,要反映重新建設獨立原住民族國家的感覺。

打破現狀意味著每一個人都有其職責。現狀不應被被任何政治黨派所接受,不管是新民主黨、自由黨或是保守黨,這樣的現狀,也永不該被我們的原住民族領導人和領袖所接受。

我們曾經經歷了重要的和真誠的努力,包括憲法的談判、皇家委員會,以及其他近期的重要工作,像是由前總理 Paul Martin進一步推動的Kelowna。目前的教育提案是最新的嘗試,也是總理Stephen Harper 為了向前邁出一步所採取的真誠而有建設性的努力。

我曾經為了這項工作而奮戰,並且實現了我的使命。這項工作太重要了,我並沒有準備要成為障礙,或是成為分散注意力的避雷針,孩子和他們的潛力才是重點。因此,我在此宣布,辭去總領導人的職位。

辭職聲明全文:http://www.cbc.ca/news/aboriginal/shawn-atleo-s-statement-of-resignation-1.2630279

加拿大終於正式承認,大量原住民兒童在寄宿學校死亡

2014/04/03

譯者:Jinumu

canada

加拿大終於正式承認原住民兒童在寄宿學校的大量死亡,一如種族滅絕裁定書和Kevin Annett的工作終於獲得平反—「加拿大,大英國協和梵蒂岡罪名成立,視為犯罪組織控告」—國際普通法法院,布魯塞爾。

在牧師Kevin Annett公開披露的證據表明,有超過50,000名兒童在加拿大的教會所設立的「印第安寄宿學校」不幸死亡的十七年後,加拿大政府終於證實了這場種族滅絕的死亡率,公開政府長久以來嘗試隱蔽的死亡記錄。

直到這星期,政府和教會官員對於Annett牧師的估算數字,不是否認就是保持緘默。

而這些曾經是各自獨立的寄宿學校的兒童死亡統計數據,在上週五由不同省份公佈,表明有「成千上萬」的孩子死在主要由羅馬天主教、英國聖公會和加拿大聯合教會經營的學校中。

單單在英屬哥倫比亞省,根據政府記錄顯示,直到1956年,有將近5000名4到19歲之間的孩子在寄宿學校不幸死亡,這些學校甚至持續運作直到1996年,總死亡數字甚至更高。Annett牧師的研究證實,在這樣的高死亡率中,有超過40%的兒童是死於故意傳染給他們的結核病,或是不讓其就醫的結果。

「這個消息正式證實了我們在2013年2月25日的法庭判決」國際普通法法院的George Dufort今天在布魯塞爾如此聲明。

「加拿大和其教會、英國王室和梵蒂岡罪名成立,視為犯罪組織控告,如果法治是應遵循,則不能再有任何的合法或正當的憲法權力。」

本週正式對印地安寄宿學校兒童大量死亡的承認也顯示,一個令人震驚的新證據指出,在梵蒂岡和英國教會中,被稱為第九圈的兒童獻祭崇拜,在一個多世紀以來,一直都在同一所學校舉行,包括在安大略省Brantford的Mohawk寄宿學校。

Kevin Annett在他位於英屬哥倫比亞省Nanaimo的家中接受訪問,並且針對這件新聞提供封閉的youtube評論。

Kevin表示:「我一直以來都知道,他們的謊言總有一天會被戳破,堅持終將有所代價。」

「但我現在想到的是那些掙扎著想要看到這一天來臨的朋友,像是Bingo Dawson、Billie Combes、Ricky Lavallee和Harry Wilson,他們都曾目擊加拿大的大屠殺,並且冒著極大的個人風險勇敢向公眾公開。這是屬於他們的勝利,更屬於所有失踪的孩子。然而,只有加拿大人採取行動,證明種族滅絕是教會所造成,並且國家需要強制執行普通法法院的判決和逮捕令,這一切才會有意義。」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http://truthcdm.com/archives/465

若魁北克人黨贏得主權公投,魁北克Mohawk族傾向自行宣布獨立

譯者:Jinumu

2014/03/18

圖片

來自加拿大蒙特婁附近Mohawk族部落的領袖表示,如果再度當選的魁北克人黨成功地贏得第三次的主權公投,魁北克的Mohawk族就很有可能會自行宣布獨立。

「我們從來就不屬於魁北克,或是割讓出加拿大,因為從一開始,我們就不認為我們是加拿大人。我們的關係是建立在土地上。」有八千位Mohawks族人口的Kahnawake保留區總領袖Michael Delisle 這樣表示。「我是大膽臆測,但我想我會是對的,我的部落絕對會拒絕任何省級政府所作的主權改變。」

有12,000名族人居住在稱為Akwesasne的Mohawk族傳統領域上,領域範圍主要是現在的魁北克省,也橫跨到安大略省和紐約北部。

Akwesasne的Mohawk議會的總領袖在公開聲明中表示:「我建議我們的議會和部落自行舉辦投票,以決定我們是否要留在魁北克境內,或各自分開。」「這個區域的文化和語言很有可能變成全法語,在面臨這樣的潛在危機時,我們必須考量到, Akwesasne人口中,只有甚至不到1%會講法文。」

蒙特婁境內擁有9900人的第三個Mohawk族傳統領域Kanesatake領袖,因為部落耆老的過世,不便發表意見。

魁北克境內有超過三十個不同血緣的原住民族部落,共計有超過98,500名的第一民族及伊努特族人,大約佔該省1%的人口。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http://news.nationalpost.com/2014/03/18/quebec-mohawks-likely-to-declare-own-independence-if-pq-wins-sovereignty-referendum-grand-chief/

譯者註:
加拿大原住民族電視台曾就此事報導,報導內容摘譯如下:

加拿大的魁北克省將在4月7日舉辦省長選舉,五位候選人也開始針對經濟、醫療照護和教育等各項議題進行公開辯論。不過,左翼政黨魁北克人黨暗示,若勝選組成多數政府,就將第三度舉辦魁北克省獨立公投。針對獨立公投,原住民族人紛紛表示,新當選的魁北克政府,應該要先改變與原住民族的關係,消除常久以來認為原住民族不重要的歧視,肯認原住民族並且將原住民族納入討論跟決策的過程。年輕的原住民青年也認為,在討論魁北克省的獨立之前,應該要先落實原住民族的自決權,如果不能先肯認原住民族的需求和存在,魁北克的獨立根本沒有意義。也有族人直言,他們其實並不樂見魁北克獨立。此外,雖然沒有任何一位原住民籍的候選人,有越來越多的原住民族人願意對政治有更多的參與,並且將行使自己投票的權利。

原報導連結:http://aptn.ca/news/2014/03/13/quebecs-election-effects-consequences-first-n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