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尼拉全球工作坊激發對原住民研究之關注

中文摘要:郭文萱 Sakenge

馬尼拉全球工作坊激發對原住民研究之關注

六月二十八日

現今,當西方模式已被宣布陷入危機,六十幾位來自菲律賓當地,以及和美國、澳洲、紐西蘭、加拿大、加勒比海地區和極圈帶的外國的學者、原住民的領袖、研究者、教育者、運動家、政策制定者和實踐者在馬尼拉齊聚一堂,參與馬尼拉工作坊,就在菲律賓大學科地埃拉(Cordillera)研究中心建立三十三周年的今天,重新喚起對原住民學習和教育典範的關注。

「是時候創造我們自己的機構以及非主流的大學,且使用我們自己的語言、我們善於教育的智者。」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前任主席及現任成員,米爾娜·坎寧安博士(Dr. Myrna Cunningham)如此說道。

「無論如何,到頭來原住民研究應該培力在基層(grassroots)的原住民族。」約翰‧班瑪Dayakology研究中心主任說道,此研究中心為非政府組織,致力於培力印尼西加里曼丹的達雅族(Dayak)

此工作坊由Tebtebba [註1]和公立菲律賓大學碧瑤校區合辦Tebtebba以碧瑤基礎的全球原住民非政府組織,關注原住民族權利與發展。該工作坊引起了菲律賓人的共鳴,尤其菲律賓正逢K+12(國小至12年級)教育體制的大幅修正計畫[註2],改革的教育系統循著美國、英國及澳洲的教育模式,撇開爭議的部份,該教育修正計畫欲加強母語或者地方語言的使用,來幫助學生了解概念及原則。

工作坊強調以原住民為主體的教育制度和知識,原住民族期望能擺脫殖民五百多年的壓迫而解放出來,並感念祖先們流下的傳統知識以及原則。新建的跨政府生物多樣性及生態系統服務平台Intergovernmental Platform on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s (IPBES)也已承認知識系統的多樣性,包含了原住民傳統知識,而其價值與現代西方科學一視同仁。

世界開始重拾對原住民知識關注,其認知方式和方法學、原則和價值,像是:教育者、原住民族領袖及倡導者,可以如煞車系統一般,制止現代貪得無厭、強調財富積累和消費主義的經濟發展模式

在三天的討論工作坊,各領域的學者也分享原住民精神,宇宙觀和世界觀,特別強調對大自然關心、管理權責、財富分享、互惠,以及關懷未來世代的原住民需要。

附1: Tebtebba 國際原住民族政策研究及教育中心

該組織為原住民族組織,為強調倡導尊重、維護及實現世界原住民人權的原住民組織,提倡原住民族永續、自主發展的言論與實踐,以教育及人權政策為主要關懷重點。Tebtebba也活躍地從事於促使國際人權法和其他國際法律文書、政策和協議被簽署的過程。像是: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以及在聯合國組織其他組織之外在其內部建立一個像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的空間。

[註2]

在2013年5月15日,菲律賓總統艾奎諾(Aquino)將一個教育改革計畫明文法化,要求菲律賓學童從幼稚園、六年的國小基礎教育、四年的中等學校和兩年的高等學校。這項教育改革著重生活實際演練(教室外的學習),還有基礎教育的強調立意良好。但這大幅的轉型,實踐上面臨教材和師資訓練仍有許多考驗和微調的空間。

相關閱讀:http://newsinfo.inquirer.net/419261/k-12-still-struggling#ixzz2aJUBOnkF

原文:http://www.tebtebba.org/index.php/content/265-global-workshop-spurs-interest-in-indigenous-studies

國際事務座談會新聞

3/27(三)分享國際原住民事務座談會新聞報導,主講人有洪簡廷卉、Saiviq、Yedda。
那天分享座談挺開心的,原住民青年欲參與國際事務者愈來愈多了,
希望能把大家的力量集結起來,成為一個很強的力量。
汪明輝老師也提到一個值得大家注意的現象,怎麼參與國際事務的人都是女人?
男人跑去哪了呢?我們非常期待有更多男人加入原住民國際事務的行列!

國際原住民族維權機制有用嗎?原住民青年的參與及學習

連結網站 http://www.ntnu.edu.tw/irdc/bik2013spring.htm

原無疆界宣傳

「原無疆界知識系列座談會」-2013年春季系列
主題:國際原住民族維權機制有用嗎?原住民青年的參與及學習

與談人:
洪簡廷卉 / 全球原住民青年工作小組主席(卑南族)
Saiviq Kisasa / 2007年國家青年公共參與獎-國際參與類得獎者(排灣族)
Yedda Palemeq / 原住民國際交流翻譯工作者(排灣族)

時間:2013年3月27日(三) 晚上7~9點
地點: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校本部 文學院「誠102」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