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銀行調查顯示未盡保護肯亞森林族群之責

2014/09/29

原文作者:

譯者:Jinumu

一份洩秘文件指稱,世界銀行違反自己所訂立要保護被驅逐的Sengwer族人的條款。

MDG : eviction the Sengwer community from their ancestral lands in the Embobut Kenya Sengwer族部落的居民打包離開他們在肯亞Embobut的家園。照片來源:森林民族計畫署(Forest Peoples Programme)

衛報得到一份外洩文件,是世界銀行的調查報告,內容指責世銀本身未能保護肯亞最後僅存的森林民族的權利,這個族群被以氣候變遷與保育之名,被迫驅離其祖居地

Sengwer族人居住在Cherangani山區的Embobut森林,以狩獵和採集維生,他們所居住的幾千棟房舍,在今年年初被肯亞林務局燒得一乾二淨,之所以要清理出這片森林的一部分,是因為這是碳補償計畫中的一部分,目的要降低毀林所導致的碳排放量。

所造成的結果是居住在靠近Eldoret鎮的千餘位居民,都被歸類成是未經允許即住下來的人,而被迫逃離,他們認為,這是政府的騷擾、恐嚇和逮捕。

這次的驅離在二月時被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特別報告員以及聯合國消除一切種族歧視委員會嚴詞譴責,世銀總裁金辰庸也因此對這個被360個國家級以及國際級公民團體和個人提交聯合聲明,稱為是「文化滅絕」的行為提出警告,一份網路連署更是蒐集到了950,000個名字,共同要求該銀行即刻停止「非法」驅離。

在Sengwer族人提出要求要評估世銀對該計畫的投資的影響後,世銀的調查小組在五月決議,世銀本身在好幾個面向都違反了保護條款。同時,世銀的管理階層也決定,要忽視這個獨立的調查小組大部分的建議。

Homes of Sengwer people stand burning in Embobut, Kenya. Sengwer族人位在肯亞Embobut森林內的家園被大火燒毀。照片來源:森林民族計畫署(Forest Peoples Programme)

總部在英國的森林民族計畫署(Forest Peoples Programme)發言人表示:「很不幸地,世界銀行自己所洩露出的對該份報告的管理階層回應,否認很多所發現的事實,很顯然是對違反安全保障政策事實的不重視,並且提出一份不適當的行動計畫給世銀的董事會考量,計畫內容就只是建議要給林務局人員更多訓練,並且召開一個會議來檢視可以從中學到什麼教訓。」

肯亞的森林民族聯絡網(Forest Indigenous Peoples Network)的代表Peter Kitelo則說:「金總裁表示,該銀行不會袖手旁觀,但是唯有真的正視那些對自己所設的安全保障條款的觸犯,並且改善Sengwer族人所要求解決那些觸犯條款造成的人權侵害的行動計畫,世銀才有可能證明,其總裁所言不假。」

關於該驅離計畫最後的定調決定,將會在9月30日星期二,世銀在金總裁的領導下,於華盛頓特區召開董事會時,針對調查小組報告做出回應。如果董事會決定要為該行動背書,整個驅離計畫就一定會被執行完成。大概有一半以上被驅趕的族人,據信都再度回到自己的土地上。

森林民族計畫署表示:「將如此古老的部落驅逐,就是將原生森林大開剝削與破壞之門,然而保護這些部落對土地的權利和責任,則會延續傳統的保育實踐方法,保護他們的森林。」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World Bank accuses itself of failing to protect Kenya forest dwellers

賓州某高中學生編輯因拒絕印刷「紅人」而遭停權

2014/09/19

譯者:Jinumu

playwickian1-638x423

賓州Neshaminy高中的高層校務人員對擔任校內學生報紙總編輯的學生以及諮詢指導老師做出停權的決定,因為該份報紙拒絕印刷「紅人(Redskins)」這個字,那是學校體育隊伍種族歧視意味濃厚的外號。

擔任該份報紙總編輯的學生Gillian McGoldrick被停止與報紙相關的職權一個月,而報紙的諮詢指導老師Tara Huber則被停權扣薪兩天,做出決定的是區域督學Robert Copeland,原因是他們未能阻止學生禁用該字的行為。

學校主管單位和Playwickian學生報編輯群之間的緊張關係已經大約有一年的時間,Playwickian學生報的編輯群業已兩度宣布,他們不會印出學校吉祥物的名字,因為那個字對美國原住民族不敬,而是使用「R──」來替代,而學校校長Rob McGee也兩度威脅要懲戒學生報,以及任何拒絕印刷該字的編輯。Rob McGee也被報導,在六月與學生總編輯McGoldrick開會時,沒收報紙的印刷本,從報紙的帳戶中扣除1200元,並且試圖阻擋登入該份報紙的社群網路帳號。

這起事件被熱烈討論,並且吸引了學生媒體法律中心的媒體自由倡籲者的注意,並且在去年秋天介入,協助位編輯群辯護,以防學校高層執行其威脅。一位學生媒體法律中心的律師表示,公立學校所採取的任何懲罰性行動,都可能讓區域以違反學生的言論自由為由,採取法律行動。

但這並未能阻止學校行政人員在本週做出停權的決定。

許多全國性新聞媒體都已經公開聲明,在報導堅持使用「紅人」這個字的華盛頓特區的美式足球隊時,他們不會再使用那個侵犯性的字眼,而CBS體育台最權威的賽事分析轉播員Phil Simms,將要負責轉播週四晚上在全美共同轉播的美式足球賽,也曾聲明他不會在轉播時,使用那個字。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Pennsylvania High School Suspends Student Editor For Refusing To Print The Word ‘Redskins’

愛努族、沖繩人參與第一次的聯合國原住民族大會

2014/09/23

譯者:Jinumu

n-indigenous-a-20140924-e1411457901833-870x717

來自世界各地的原住民族代表,包括愛努族和沖繩人,在本週聚集在聯合國這個有史以來第一次的會議上,共同探討確保其政治代表權以及免於歧視的自由的做法。

北海道愛努族協會的副主席Kazushi Abe和琉球原住民族協會的Shisei Toma都受邀在這個為期兩天的原住民族世界大會上發言。

這個兩天的會議專注在聯合國以及在國家及地方政府對聯合國大會在2007年通過的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的實踐。該宣言倡導原住民族有權利組織其政治系統、免於歧視的生活、保持其傳統土地、就會對其有所影響的發展被諮詢以及其他人權,但此份文件在國際法律體系中,並無強制力。

根據聯合國的說法,至少有3.7億的原住民族人口,可分為5000個族群,分布在世界各地共約70個國家境內。

在週一主持開幕時,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表示,其成功「是全人類進步所不可或缺的」。

67歲的Abe表示:「一個為期兩天的原住民族會議可以在聯合國大會期間(當全世界領袖齊聚一堂時)舉行是很優秀的一件事。」

愛努族的領袖原本計畫要發表演說,向日本政府施壓以求實踐原權宣言,卻因為時間的限制而無法如願。以政府代表團成員身分與會的Abe表示,他「對日本政府很理解並且共同參與感到印象深刻」。他補充道:「我們希望可以和世界上其他原住民族一起合作,未來我們的孩子和孫子可以以身為愛努族為傲。」

在大會堂的開幕式上,參與者也通過了一份決議文,再次確認聯合國會員國對宣言的承諾,並且要求秘書長創建一份行動計畫。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Ainu, Okinawans join first U.N. indigenous peoples’ conference

臉書的姓名政策不接受夏威夷原住民傳統姓名

2014/09/17
譯者:Jinumu

n-BC-large570

Chase Nahooikaikakeolamauloaokalani Silva被臉書雞蛋裡挑骨頭。

上星期,這個社群網路凍結了Silva的帳號,因為其針對假帳號的政策懷疑這是假名,臉書的政策表示希望你「永遠知道你所連結的對象是誰」,而這項政策的啟動,是要協助「維持你的社群的安全」。

但他這個有29個字母的中間名字是千真萬確的,可是網站對他要證明並沒有從寬處理。

就在接獲改名警告後不久,Silva在臉書上貼文表示:「那是我的名字,我是一位驕傲的夏威夷人,想要呈現我的夏威夷名字。」

Silva

這麼長的名字,意思是「強壯且從天堂獲得力量」,他會說流利的夏威夷原住民族語的曾祖母,為他挑選了這個名字。

他將名字縮短成只用第一個字母,以符合這個政策,因為除了先改掉名字,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讓他登入他的帳號。而後,是一連串的資訊業面和連結,最後連到一個表格,讓使用者可以提交證明文件以確認他們的身份。

「我們一直以來都要求大家在臉書的個人資訊使用真實的身份。」一位臉書公司的代表Andrew Souvall透過電子郵件如此回覆,並且補充說,很多人都喜歡在網路上用「假名以涉入不好行為」。「我們也肯認,一個人的真實身分,不一定就會是他們的法定文件上所顯示的名字。」他又說:「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接受其他形式的身分證明。」

臉書近期的政策施行也導致在LGBT(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和變性者)社群中的表演者和變裝皇后之間的一片嘩然,他們以其舞台名稱在網上和現實生活中作為自己的身份認同。但在一個LGBT運動組織威脅要在臉書舊金山辦公室外抗議後,公司高層才同意會討論他們的憂慮。

Silva將自己形容成一位驕傲的男同志,並沒有打算要聯絡臉書,以證明他的名字,他也說,這並不是他應該要做的事。他認為,臉書根本就不應該要它的8億2千9百萬頻繁用戶,可以使用或是不能使用什麼名字。

「臉書不應該可以有能力去決定你的名字、你要怎麼被稱呼、你在回應什麼。」「除了LGBT社群,還有強暴的受害者、受虐被害人,甚至是老師,都使用別名,因為他們不想要人聯絡上他們。這是對你的身份的保護。」

對Silva而言,他的完整姓名是一種「榮耀的勳章」。

這位在夏威夷歐胡島出生、長大,在2008年搬到西雅圖居住的原住民族人表示:「很明顯地,若以美國的眼光來說,這不是一個標準的名字,但這是我非常引以為傲的名字。」

原文連結 Original Link:Facebook’s Name Policy Won’t Accept Chase Nahooikaikakeolamauloaokalani Silva

5歲Navajo男孩因為長髮被拒入學

2014/08/27

譯者:Aijo Wu

小男孩

對五歲的Malachi Wilson而言,幼稚園的入學日將使他永生難忘。星期一是德州賽米諾爾市福界楊小學(F.J. Young Elementary School )的開學首日,但卻並非Malachi的入學日,因為他頭髮的長度「不符」。

學校校長Sherrie Warren通知Malachi的母親April Wilson,表示就一位男童而言,Malachi的頭髮過長,因此,他無法入學,除非他將頭髮剪短。

Malachi的父親為Navajo族人,而他的母親則是Kiowa族人。

賽米諾爾座落於德州的南西方。對於賽米諾爾的原住民族而言,福界楊小學是他們的家。在學校體育館的附近有一塊招牌寫著「歡迎來到部落。」

Wilson女士告知校長,Malachi是原住民,而且她與丈夫並不會剪短Malachi的長髮。Malachi從未剪過頭髮,除了修剪髮尾以維持健康的長髮。

她對校長解釋說,原住民族的宗教信仰認為頭髮是神聖且崇高的。校長接著詢問Wilson女士是否能證明Malachi為原住民。

「我說可以,並且告訴校長,Malachi的部落血統。」Wilson女士於週三晚間如此對原住民新聞網表示。

縱使聽完解釋,Warren 校長仍不願讓步。 Malachi在幼稚園開學的第一天,被拒絕入學。

Wilson女士表示:「我在六月時幫他申請入學,並且以為 Malachi能在星期一順利上學。」「我圈選了申請表的原住民族選項,有人告訴我這會讓我跟校方之間產生問題。」

Malachi與他的母親離開學校之後,Wilson聯繫Navajo自治區政府,協助證明文件事項。她也通知了一位美國印第安人運動組織(American Indian Movement)的成員,對方隨即致電給當地學區的學監。

於中午時分,學校聯繫Wilson女士,通知她說Malachi第二天可以入學了,前提是她要簽一份豁免書,並且附上Malachi留長髮的簡短解釋。

Wilson女士說:「校長問我是否能把他的頭髮綁起來,或者是把頭髮藏在領口下方。我時常幫他綁辮子,所以能讓他的頭髮整齊清爽。但是我不同意將他的頭髮藏在領口下方。」

這一次,沒有任何意外地,於週二當日,Malachi順利展開他的幼稚園生涯。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Five-Year-Old Navajo Boy Denied Admission on First Day of School Because His Hair is Too Long

 

 

帕爾默聯合黨參議員Jacqui Lambie自稱原住民而遭受威脅

2014/09/10

譯者:Jinumu

澳議員

說話直接的帕爾默聯合黨參議員Jacqui Lambie表示,自從她公開聲稱自己有原住民血統後,就陸續收到網路暴力威脅。

這位代表Tasmania的參議員在聯邦國會第一次發言時,就表示和該地東北方的原住民領導人有血緣關係。樣的聲明引發當地原住民部落的質疑,Tasmania原住民土地委員會的主席將這樣的聲明指稱為「絕對的無恥和令人反感」。

昨天有未表示身分的民眾打電話到該名參議員的辦公室,警告辦公室員工,在網路上有威脅要對參議員和她的家人不利的言論。據信這些威脅是張貼在私人部落格或是社群網絡上。

Lambie女士說,她並沒有被這些針對她而來的批評嚇到:「在這個時間點,我並不太擔心我自己的安危。有句話說『棍棒和石頭可能會打斷我的骨頭,但名字永遠不會傷害我』,我相信這句話,我夠成熟可以保護我自己。而底線是,我並不需要任何許可,才能說我是不是原住民,這取決於我的家人和上帝,以及讓我可以主張身分的文件。」

Lambie女士的員工正在調查那些威脅性評論,並且將會移交給澳洲聯邦警察。而參議員本身則計畫要在下一次國會開議時,揭露威脅言論的更多細節。

她在上週的國會會議上,告訴其他參議員,她的原住民血統是從她的母親Sue Lambie的家族而來。她表示:「我們回溯了超過六個世代的歷史到Tasmania東岸的知名原住民族領袖Mannalargenna。」

這樣的聲明遭到Tasmania原住民土地委員會的主席,也是Mannalargenna嫡傳後代的Clyde Mansell的嚴詞駁斥。Mansell表示:「我65歲,終其一生都以原住民的身分生活,在我的人生中的絕大部分,都是在從是讓我得以探究非常、非常多人的家譜的活動,所以Jacqui Lambie竟然會這樣說,讓我很訝異。那是我的家族,她並不是其中一份子。」

擔任澳洲總理的原住民諮詢委員會主席的Warren Mundine將針對Lambie女士的原住民族身分的爭論,形容是「可笑、個人宿怨」。

Mundine先生表示,有一個系統可以檢查個人的背景,以結束這些爭論。他說:「因此我們可以認定這些人,我想透過這樣簡單的過程,可以讓我們遠離這些可笑的個人宿怨、這些可笑的私人紛爭,我們有非常明確的實證證據,可以檢測誰是原住民,誰不是。」

根據澳洲ABC電視台節目澳洲故事的調查,Lambie參議員的聲明,並不被Tasmania當地的典藏紀錄和資料所支持。

原文網址:PUP Senator Jacqui Lambie says she’s been threatened over her Aboriginality claim

SNAICC表示:接受國家照護的高原童數是國家恥辱

2014/08/27

譯者:Jinumu

原文作者:Robyn Powell

5701042-3x2-340x227 這位婦女在論壇上分享自己在孫子被政府單位帶走後,便歷經創傷。

一個代表原住民族和托雷斯海峽島民家庭的團體表示,接受國家照護的原童數量不斷成長,是國家的恥辱。

根據數據統計,澳洲國家照護中的兒童中,有三分之一來自原住民族背景,原住民族及島民兒童照護國家秘書處(Secretariat of National Aboriginal and Islander Child Care, SNAICC)表示,這樣的數字可能有造成另一波「失竊的一代 Stolen Generation」的危機。

今天(2014/08/27)在Adelaide舉辦的一場論壇,就是針對原童照護討論。

SNAICC的Sharron Williams告訴與會者,有些事情一定要改變。她表示:「如果我們允許讓原住民兒童,所有得兒童,以如此高的程度進入國家照護系統,是國恥。」

一位參與論壇,但不願意公開身分的婦女表示,她的孫子被送去政府經營的照護單位後,她便處於創傷中難以平復。「我的第二個孫子哀求:『不要讓他們把我帶走』而最小的則是嚇得躲在床底下。」

有人在論壇上提出,要打破傷害原住民族家庭的循環,就必須要培力、賦權部落。

5700952-3x2-340x227 Robyn Layton表示,西方模式無助於原住民族家庭。

現任職於南澳和解委員會的前任法官Robyn Layton表示,西方模式有負於原住民族:「立意良善的非原住民總是用西方模式做事。」她表示,允許將兒童帶離原生家庭的政策,始於殖民時期,也就是說,許多家長都曾經在年幼時經歷過被強制帶離的創傷。

Layton女士表示,提供更多資源並非打破循環的必要方式。

現在要找到解決方案所要做的,是要賦權他們運用文化方式來處理,用原住民的方式。

她也表示:「現在要找到解決方案所要做的,是要賦權他們運用文化方式來處理,用原住民的方式。」

兒童保護專責單位則表示,他們希望可以改變政策,讓政府照護的原住民族兒童數量可以在2018年減半。

SNAICC的執行長Frank Hytten表示,對於什麼時候可以因為一些照護問題,像是疏於照料,將兒童帶離原生家庭需要有更明確清楚的政策:「現在並沒有明確的理解或是清楚的定義,究竟什麼叫做疏於照料,很多被標示為疏於照料的問題,其實是貧窮所導致的狀況。也因為這樣,我們懲罰生活貧困或是因為有些原因,而生活在家庭功能受限的人,但這些並不只是他們自己所造成的問題。在討論為什麼要將兒童帶離原生家庭,以及要怎麼樣和功能不彰的家庭合作時,我們必須要將原住民族納入決策過程。」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Numbers of Indigenous children in state care a national disgrace, SNAICC s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