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UNPFII:全球原住民婦女工作小組準備會議

會議名稱:全球原住民婦女工作小組準備會議(Global Indigenous Women’s Caucus Preparatory Meeting)
時間:2015年4月17日(星期五)
地點:UN Church Center Building, 2nd Floor, New York.
記錄人: 吳藹若、郭文萱

GIWC 1

開場文:展開與專家組織會議針對『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任擇議定書對話』主題的半天討論 

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下稱宣言)的成立基本上應該是不需要被監督,因為這是會員國與聯合國之間的協定,應該被遵守,然而,從過往歷史看來,國家並未遵守宣言所規範與保護的原住民族權利,因此需要邀請專家來監督,讓宣言得以全面執行。
宣言的實踐仍存在著差距,為要消除此等差距,我們應該把宣言這份文件給大家閱讀,教育大眾(人民)宣言所保護的權利與規範的國家責任。宣言的執行也充滿衝突,因為國家會藉由宣言為國際法而不適用於國內,意味著宣言不具法效力,使得原住民族權利在國內無法正常運作與被保護。再者,宣言的實踐不需要分辨誰是不是原住民,過分強調(over emphasize)在原住民身份的定義,對宣言的有效執行沒有任何實質幫助。

其次,專家機制應該要監督國家,有些國家表面承認國際原住民族人權法源,但是實際上卻企圖避免使用國際法保護原住民族權利之法源與機制,使得國內原住民族權利受到侵害。

最後,國家必須遵守與原住民族共同簽屬的條約或法律,一旦簽署之後,將會世世代代保護原住民族權利,而非朝令夕改,達到確實的全面且長久的執行。

第一位發言者建議

任擇議定書的一項隱憂就是,宣言條約化後將必須依照維也納條約法公約『國家先決』原則,日後國內原住民族的爭議必須窮盡國內救濟途徑後,才能到國際法的層級,恐會使原住民族想直接以國際原住民族權利維護機制的救濟途徑受到國內政府阻礙。然而我們要求原住民族跟國家具有同等的地位,我們是與國家政府平起平坐,而非下屬的位階。
另外,任擇議定書的申訴機制極有可能弱化現有的原住民族權利維護機制,例如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等,所以之後這些機制的競合與角色定位應該相互調整。

第二位發言者建議

我們所作的建議必須要填平宣言執行上的差距,我們是國家的一份子,但我們原住民族也必須建立能力的培育,讓成員知道聯合國的系統該如何適用到我們身上。我們要瞭解我們是誰,我們的文化是什麼。 我們時常向政府提出申訴,但政府總是摸摸原住民族的頭說:『好,好,好』卻依然不解決我們所面臨的問題。

我們也面臨著喪失土地權利,甚至語言、傳統領域、土地與自然資源,這些都是急需解決的議題。尤其我們的自決權常受到忽視,像是自由事先知情的同意與咨詢等規範都不被國家遵守。

因此我們必須要學會宣言裡面所傳授的武器來捍衛我們自己的權利,我們必須要挺身而出面對,而不是逃避或置之不理。

第三位發言者建議

聯合國組織應該要讓原住民族相關資料透明化且易於取得。若是資料取得不易,很難有效作出建議或是解決問題。

拉丁美洲婦女代表的國際會議參與分享

發言者在1995年參與北京宣言及行動綱領大會,當時約有9000位婦女,但是原住民婦女的與會者佔非常少數,並且深刻面臨到語言不通導致無法有效參與會議的狀況。拉丁美洲原住民婦女代表只會說西班牙文,但是當時大會只有兩種語言,即英文與法文,置身會場卻無法理解會議的內容,甚至也沒有準備會議的相關訊息。

我們與會的主要目的是想為自決權發聲,然而除了語言無法溝通以外,也找不到適當時機提出建議。因此,我建議聯合國會議一定要讓原住民婦女代表有效且全面地參與會議,讓語言不成為阻礙原住民議題發聲的原因。

因此我們應有實際的計劃,從工作小組到全球的大型會議。然而所面臨的困境卻是我們時常無法取得一致的共識,因為許多成員都是第一次參加對於會議進程或內容不大熟悉。故我們應該有權掌握更多的資訊,資訊透明化是很重要的。

經過20年的努力,原住民用詞(terminology)的方式終於被改善,我們必須持續自我培力,針對權利作出爭取與奮鬥,並且支持彼此。其次,我們也必須享有被明確告知的權利,針對知識的掌握權。此外,有關婦女受暴狀況,特別是離開部落到都市時,這些婦女的人身安全需要被維護。危險的狀況持續發生在我們國家,眼見這些婦女生命的逝去或凋零,我們必須持續保護她們。原住民婦女重要的議題就是『參與』,我們與會就是想要宣傳議題,縱使有些婦女因文化或政治緣故被禁止參與會議,但我們並不懼怕。

教育也是重要的議題,我們必須有個妥善的教育系統去針對原住民族的需要。並且,原住民族應就全球氣候變遷影響水資源,水權與自然資源享有使用權,也應讓原住民婦女就水源與自然資源使用的知識得以保存留傳。健康方面,當原住民族被帶離傳統領域時,許多人面臨精神方面的疾病,但是政府卻無法將此類精神方面疾病與土地做出聯結,因此應該要以跨越文化的觀點去看待健康議題。最後,對於水與食物的需求,市場交換,種子交換等議題與當代的經濟體制下,原住民族要學習該如何與聯合國相關機構對話使這些組織可以更有效的協助原住民族且改善當前的挑戰。

第四位發言者建議

聯合國組織必須在公眾層面協助促進人權系統,並且推動原住民婦女的全面與有效參與。我們通常面臨的問題就是缺乏參與以及聯合國提供資金少缺。

Lima台灣原住民青年團聲明:
GIWC 2
Lima 台灣原住民青年團發表,關於台灣原住民族現況數據調查無法真實呈現原住民婦女現況的問題,特別是較敏感性議題,如強暴、家暴、自殺、童工等,並且因為政治阻礙以至於被排除於聯合國體系之調查之外。沒有真實反映現實狀況的統計,對於真實狀況的了解是很大的阻礙,當然也難以準確找到解決的方法。我們進而建議聯合國相關組織,如教科文組織、UN Woman、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等相關聯合國單位能夠實踐他們的任務,以其他方式,如學術目的等,跨越政治敏感,納入非聯合國會員國進行現況調查,以真實反映原住民族婦女現況。

Advertisements

舉手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