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ICC表示:接受國家照護的高原童數是國家恥辱

2014/08/27

譯者:Jinumu

原文作者:Robyn Powell

5701042-3x2-340x227 這位婦女在論壇上分享自己在孫子被政府單位帶走後,便歷經創傷。

一個代表原住民族和托雷斯海峽島民家庭的團體表示,接受國家照護的原童數量不斷成長,是國家的恥辱。

根據數據統計,澳洲國家照護中的兒童中,有三分之一來自原住民族背景,原住民族及島民兒童照護國家秘書處(Secretariat of National Aboriginal and Islander Child Care, SNAICC)表示,這樣的數字可能有造成另一波「失竊的一代 Stolen Generation」的危機。

今天(2014/08/27)在Adelaide舉辦的一場論壇,就是針對原童照護討論。

SNAICC的Sharron Williams告訴與會者,有些事情一定要改變。她表示:「如果我們允許讓原住民兒童,所有得兒童,以如此高的程度進入國家照護系統,是國恥。」

一位參與論壇,但不願意公開身分的婦女表示,她的孫子被送去政府經營的照護單位後,她便處於創傷中難以平復。「我的第二個孫子哀求:『不要讓他們把我帶走』而最小的則是嚇得躲在床底下。」

有人在論壇上提出,要打破傷害原住民族家庭的循環,就必須要培力、賦權部落。

5700952-3x2-340x227 Robyn Layton表示,西方模式無助於原住民族家庭。

現任職於南澳和解委員會的前任法官Robyn Layton表示,西方模式有負於原住民族:「立意良善的非原住民總是用西方模式做事。」她表示,允許將兒童帶離原生家庭的政策,始於殖民時期,也就是說,許多家長都曾經在年幼時經歷過被強制帶離的創傷。

Layton女士表示,提供更多資源並非打破循環的必要方式。

現在要找到解決方案所要做的,是要賦權他們運用文化方式來處理,用原住民的方式。

她也表示:「現在要找到解決方案所要做的,是要賦權他們運用文化方式來處理,用原住民的方式。」

兒童保護專責單位則表示,他們希望可以改變政策,讓政府照護的原住民族兒童數量可以在2018年減半。

SNAICC的執行長Frank Hytten表示,對於什麼時候可以因為一些照護問題,像是疏於照料,將兒童帶離原生家庭需要有更明確清楚的政策:「現在並沒有明確的理解或是清楚的定義,究竟什麼叫做疏於照料,很多被標示為疏於照料的問題,其實是貧窮所導致的狀況。也因為這樣,我們懲罰生活貧困或是因為有些原因,而生活在家庭功能受限的人,但這些並不只是他們自己所造成的問題。在討論為什麼要將兒童帶離原生家庭,以及要怎麼樣和功能不彰的家庭合作時,我們必須要將原住民族納入決策過程。」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Numbers of Indigenous children in state care a national disgrace, SNAICC says

舉手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