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反資源奪取主義展現自決權:原住民族之抗爭如何挑戰全球政治局勢

2014/06/02

譯者:Aijo Wu

原文作者:曼努埃拉.匹克(Manuela Picq)

本文首次發表於 E-International Relations’ free-to-download Edited Collection,篇名為《恢復原住民族自決權:理論與實作方法(Restoring Indigenous Self Determination: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Approaches)》。在Creative Commons再次發表。

圖片

以原住民性(Indigeneity)的角度去思考國際關係(International Relations/IR)是很特殊的。為數眾多有關全球政治的研究,幾乎都忽略原住民族觀點,也極少將原住民族觀點與國際接軌(Shaw 2008; Beier 2009)。然而,原住民族以其活力與創造力參與全球政治,與我們沈默的潛規則大相徑庭(Morgan 2011)。於拉丁美洲,原住民族政治逐漸獲得國際合法性,在過去20幾年來影響著政府政策(Cott 2008; Madrid 2012)。現今,原住民族政治行動從北極到亞馬遜等自治領域內,集中抵抗資源奪取的活動(Banerjee 2012; Sawyer and Gómez 2012)。抵抗行動激發多起大規模抗爭,藉由援用國際法源,並且啓動替代有別於政府權力之機制。作為回應,許多政府忙於將原住民族要求研商的請求罪行化,因為這些訴求挑戰以資源奪取為經濟發展的模式。反對資源奪取終究會促進自決權,透過歷史背景的脈絡去質疑政府在原住民族主權領土的權力。是故,原住民性是瞭解全球政治的有效方法,如同在研究國際關係時,它是一項極為重要的概念,凌駕於國家集權主義。

原住民族齊力團結反抗資源奪取主義

原住民族以多樣且全面的方式挑戰資源奪取計畫。在美洲,集體遊行進行抗爭的成效卓著。於2012年,厄瓜多原住民族聯盟(the Confederation of Indigenous Nationalities of Ecuador)進行為期15天,400英里的遊行,使千人響應抗爭,訴求主題為生存、水源與尊嚴,要求制訂新的水源法,終結露天採礦,並且停止濫發石油開採權。幾天之後,瓜地馬拉地區也發起類似的遊行。原住民、農民與人民群起為地球母親而奮戰的遊行有近1萬5千位民眾參與,隊伍橫越212公里進入首都,群眾抗議礦物開採權、水庫發電廠與驅逐當地居民。在玻利維亞,許多遊行要求與政府就原住民領域暨伊西博羅國家公園(Indigenous Territory and National Park Isidoro Sécure)內建造高速公路的議題進行對話協商。從加拿大的『不再懈怠(Idle No More)』原住民族運動,到巴西欣古河流域(Xingú River Basin)建壩工程的反對活動,顯示出原住民族運動正發芽茁壯,並且開始提出參與領土政策決策過程的要求。

抗爭遊行是全球原住民族行動議程的核心。第五屆拉丁美洲原住民族洲際會議(the Fifth Continental Summit of Indigenous People of the Abya Yala)鼓勵原住民族人加強對抗政府補助的資源奪取計畫所帶來的威脅。這也是為何原住民族婦女從亞馬遜叢林區域遊行到厄瓜多的基多(Quito),譴責政府未與原住民族協商,就進行亞蘇尼保留地(Yasuni)開發。在全球政治領域裡,各個在地抗爭者並非微不足道或無關緊要。相反地,他們乃是將在地議題納入國際政治的最大動力與推手。

原住民族對國際法有顯著的專精程度,並且運用此優勢,大幅提升在國際勞工組織公約第169號公約(ILO Convention 169, 1989)與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UNDRIP, UN General Assembly 2008)中所保證的原住民族談判權與自決權的力度。他們在美洲人權法庭(Inter-American Court of Human Rights /IACHR)非常具有象徵性的官司上也獲得勝利,不時地迫使政府肯認原住民族土地自主權。撒拉亞窟訴厄瓜多(Sarayaku v. Ecuador)是一項有十年之久的案子,1990年代,厄瓜多政府允許外國石油公司在未諮詢原住民族的情況下侵占祖傳土地,法院判決認定原住民族有自由、事前與知情同意的權利(right of free, prior, and informed consent),此項判決使得政府輸掉官司並且必須遵守其法律效力。在2011年欣古河流域居民在美洲人權法庭提出申訴,美洲人權法院判定巴西政府中止美山水庫(Belo Monte Dam)之興建工程。瑪雅凱克奇族人(Mayan Q’eqchi’)漂洋過海到加拿大提起訴訟,控告哈德灣礦業(Hudbay Minerals)在瓜地馬拉開採露天鎳礦的惡行惡狀。2013年在加拿大,兩個曼尼托巴省第一民族的原住民保留區運用原住民族法律與司法系統,將違法作業的礦業公司驅逐出境。(附註1

國際施壓的效果顯著,然而,各國政府經常避開那些讓他們頭疼的咎責機制。法院可以將原住民族抵抗合法化,而聯合國相關報告對於資源奪取產業帶來的悲慘影響提出警告,但是巴西政府仍持續進行美山水庫的興建,秘魯政府也未停止在亞馬遜叢林原住民族群領土內所進行的18座鑽井工程的卡密西天然氣計畫(Camisea gas project)(Feather, 2014)。儘管如此,國家政府逃避事先協商義務的結果,只是增強原住民族的創造力。在缺乏官方協商機制的情況下,人民自行建造一套自主的協商機制。在被政府忽略好幾年之後,厄瓜多的金撒可嘉(Kimsacocha)地區原住民族人將掌控權拿回手中,要求政府必須要與他們協商高地的礦業計畫。於2011年,他們組織未獲官方認可的人民協商,但是此種協商藉由國際觀察員的參與而得到合法性(Guartambel, 2012),而當地部落有93%的原住民族人投票支持捍衛他們在採礦地區的水權。在拉丁美洲,自主形式的事前協商急遽增加。在瓜地馬拉,從2005年開始,他們已經有超過60次以部落為本的人民協商會議(MacLeod and Pérez, 2013)。

反抗國家政府剝削

原住民族抗爭總是政府嚴厲鎮壓的對象,從司法恫嚇到暗殺異議份子都有。在秘魯卡哈馬卡(Cajamarca)由人民所發起對抗剛果礦業的抗爭,導致秘魯總統奧塔良‧烏馬拉(Ollanta Humala)宣布國家進入緊急動員,並且派出軍隊鎮壓。據統計,從2006年到2011年,有大約200位異議份子因為反對資源奪取主義而遭殺害(Zibechi, 2013)。同樣地,哥倫比亞政府宣布,反對礦業之行為是違法的。在厄瓜多,約有200位民眾因反對自然資源開採企業而以刑法判罪。有更多人被判為恐怖份子。更甚者,首位拉丁美洲民選的玻利維亞原住民總統埃沃.莫拉雷斯(Evo Morales)採用武力鎮壓在原住民領土暨伊西博羅國家公園抗爭者對於協商訴求的反抗聲音。

此種激烈的刑罰化的趨勢指出資源奪取範圍的擴張。在秘魯,反資源奪取主義者發起抗爭並扳倒烏馬拉政府(Humala government)的兩任內閣,政府派駐軍對在多個省份住閘佔領,並且在十年內將礦業探勘預算增加10倍。在2002年,有7.5百萬公頃的土地被礦產企業所持有。礦產企業在阿普裡馬克省(Apurímac)擁有約60%的土地。在哥倫比亞,有將近40%的土地不是被授權就是尋求跨國礦產或原油公司的開發使用(Peace Brigades International, 2011)。根據OCMAL指出,在2010年,智利有25%的土地被開採或開發。在2013年,墨西哥政府將國營能源產業開放給外國公司投資,並立法從1938年來首次允許國際私人企業探勘國家的石油與自然天然氣資

問題是,各國政府正大舉授權原住民族土地給私人資源開採使用。在2010年,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the UN Permanent Forum on Indigenous Issues)報告指出,在哥倫比亞,政府將80%的官方認可原住民族土地授與礦產開採權。在2011年,哥倫比亞政府將8.8百萬公頃的原住民族保留地制定為石油區域,並且開放168個礦產執照使用於原住民族保留地。資源奪取產業導致居民被迫遷徙、廢棄汙染、資源缺乏以及製造水和土壤與地下土之間的衝突。露天採礦使用大量的水源。備受爭議的馬林礦(Marlin mine),在2004年由世界銀行開創,現今已由黃金企業(Goldcorp)全權擁有,開採馬林礦一小時所使用的水量足夠一戶當地家庭使用超過22年(Van de Sandt, 2009)(附註2)。在智利,礦業消耗整個國家生產電力的37% ,不久之後將會達到50%,而其工業用電只佔26%,家庭用電佔16%。這種情況使得智利政府持續地擴張能源,因此逐漸加速使農業用地變為水電發展使用。

對抗資源奪取主義的衝突不應該僅因牽涉到原住民族而被漠視。資源奪取所牽涉的是在政治上所扮演角色的更多爭議,還有基於自然資源開採企業的發展模式。其尤其顯露了資源奪取長期並持續金援政府的策略。各國政府優先考慮資源奪取產業為成長發展的關鍵動力,雖然已經有充分證據顯示,資源奪取產業帶來的工作機會有限。胡安.曼努埃爾.桑托斯總統(President Juan Manuel Santos)承諾要將哥倫比亞轉型為採礦大國,因為它吸引且帶來快速投資的注入。厄瓜多大型礦產公司金援資助科雷亞總統(President Correa)的第三次連任選舉。事實上,科雷亞總統出人意外地支持在亞蘇尼保留地鑽井許可的政策,在在解釋他的政府對現金的迫切需求。中國握有厄瓜多超過35%的外國國債,並且在2013年金援厄瓜多政府預算的12%,中國已購買整個厄瓜多將近60%的石油。並且預先購買亞蘇尼區全部的石油供給(Guevara, 2013)。

原住民族對抗資源掠奪計畫的主張,就是反對奠基於掠奪與侵吞的世界模式。在瓜地馬拉,礦產是由長期掌權的政治精英所管理,並且深刻烙印在殖民體系傳承的權力祖譜。在許多情況下,今日那些推廣礦業的企業家,就是從前寡頭家族的後代,他們掌控著原住民族的土地與族人已有好幾世紀之久(Casaús, 2007)。資源奪取的政治經濟隱藏著國際各國間不平等的剝削。全世界有將近75%的礦業公司在加拿大登記創立,但是大多數都在所謂的地球南方(Global South)開發運作(Deneault et al. 2012)。在地球北方設立的資源奪取產業,需要仰賴各國的當地精英同盟去剝削歷史上一直被權力政治邊緣化的族群和地區的自然資源。

以原住民性重思國際關係

對抗資源奪取主義的主張,歸根究底就是自決權利的主張。現今單方面剝削土地為礦業所用的情形就是發現理論(Doctrine of Discovery)的延續。它將新世界(New World)視為無主土地(terra nullis),此種概念使殖民力量征服並且剝削美洲各國的土地。它也為統治鋪平道路,此種由現代國家以自我霸權式的統治模式存活的時間,遠比殖民時期還長久,以至於進化成更為廣泛、且更為彈性的干預(Wallerstein 2006)。現在,資源奪取主義者仍秉持所謂「空曠」土地(“empty” lands)的概念。從西班牙殖民時期開始,在玻利維亞的礦區波多西(Potosi),大規模國際礦產企業承襲一貫模式,侵害人民與資源分配濫用。國際間的自決權也許能取代教宗詔書,然而,以政治經濟手段偷取原住民族土地上的自然資源,現在卻仍然以發展之名持續進行掠奪。

在此架構下,原住民性在國際關係的研究範疇裡是較鮮為人知。首先,原住民政治實踐的內容與複雜性,與任何世界政治的擴張息息相關。反資源奪取主義的興起對抗國家政府的剝削,因此產生新形態治理,就像是伊努特北極圈議會(Inuit Circumpolar Council)(Shadian, 2013)。原住民族的主張能塑造政治實踐,框塑國際立法,並且瓦解國家主義的假說。他們訴求權利的重新分配,並且根除國家中央集權。在此意義上,原住民族的協商主張挑戰國家政府對於自然資源的權力,就像是威斯伐特利亞式(Westphalian)的主權。

其次,原住民性瓦解國家主權(Ryser, 2012)。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UNDRIP)成為聯合國歷史上最具有激烈爭議的人權宣言,因為原住民族權利的擴張本質上涉及國家權力的領土議題,自決權勢必與國家政府在領土權利的認可形式方面造成競爭。原住民性歸功於那些從古至今一直被排除且無法參與國家創建的人們。但它卻更多地歸功於歷史上很明顯被排擠的那一群人。它所指的就是政治,先於國家政府並且與國家政府在不同層次。它是由「其他」現代國家構成,標誌著共同構成的歷史,也解釋著為何原住民族政治隨著不同的國家模式而變化。因此,原住民性在各國關係的研究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因為它本質上與國家模式息息相關。站在另外一種層次來看,在思考世界政治與想像後國家政治組成的輪廓的時候,國家政府形態使原住民族的觀點變得更有價值。

最後,關於國際關係構成為何的學術爭論,原住民性在此辯論上俱有策略性觀點。原住民族經驗補足並且擴大官方已遺忘或鎮壓的歷史論述(O’Brien, 2010),因此擴大關於如何研究國際關係的方法論假設(Jackson, 2010)。其優先於現代國家,包括用不同的世界觀點去思考更高於政府狀態的國際狀態。因此,原住民性挑戰權力的核心認識論基礎。特別是,它把國家與主權歷史化,遠離以歐洲為中心世界的觀點(Hobson, 2012),破除粗略趨勢的紀律(Tickner, 2013)。原住民族奮鬥的活力不只證實國家政府的不足,呼應將歐洲政治遺留的問題本土化的呼籲(Chakrabarty, 2000),也藉由具體經驗來表示,國際間在超越單一國政府狀態的可能模式(Tickner and Blaney, 2013)。因此,原住民性對世界政治具有雙重價值。除了帶來另類的國際實踐,它也激起批判理論去擴大學術的界限。

結論

原住民性是世界政治分析中一項極具價值的類別。原住民經驗對於我們所居住的這個世界提供更全面的理解。將原住民族觀點融匯到國際關係的研究,會使我們在政治實踐方面得出比在象牙塔閉門造車更為廣闊的觀點。它不是一項只關注原住民族人的分析類別,就好比種族歧視不只是發生在非洲後裔身上,或是後殖民研究不只涵蓋前殖民社會。原住民性的整個主旨為『非政府就是政府的職責』,且有很多去殖民化的可行替代方案。

將國際關係從政府中心主義跳脫,使我們反思國際關係中確立的殖民主義。原住民觀點有望激發學者進行超越該領域傳統邊界的冒險。畢竟,開啓核心權力的替代模式,無異於一場革命。

參考文獻

Banerjee, S.  (2012) Arctic Voices: Resistance at the Tipping Point. New York: Seven Stories Press.

Beier, J.M.  (2009)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 Uncommon Places: Indigeneity, Cosmology, and the Limits of International Theory.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Casaús, M. E.  (2007) Guatemala: Linaje y racismo. Guatemala: F&G Editores.

Chakrabarty, D.  (2008) Provincializing Europe: Postcolonial Thought and Historical Difference.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Cott, D.L.V.  (2008) Radical democracy in the Ande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Deneault, A., Denis, M. and Sacher, W.  (2012) Paradis sous terre: comment le Canada est devenu la plaque tournante de l’industrie minie`re mondiale. Montre´al: E´cosocie´te´.

Feather, C.  (2014) Violating rights and threatening lives: The Camisea gas project and indigenous peoples in voluntary isolation. Moreton-in-Marsh, United Kingdom: Forest Peoples Programme.

Guartambel, C.P.  (2012) Agua u oro: Kimsacocha, la resistencia por el água. Cuenca, Ecuador: Universidad Estatal de Cuenca.

Guevara, F. E.  (2013, December 10)“La explotación del Yasuní: reprimarizacioón de la economía del Ecuador.” Opción- Ecuador.

Hobson, J.M.  (2012) The Eurocentric Conception of World Politics: Western International Theory 1760-2010.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Jackson, P.T.  (2010) The Conduct of Inquiry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Philosophy of Science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the Study of World Politics. New York: Routledge.

MacLeod, M. and Pérez, C.  (2013) Tu’n Tklet Qnan Tx’otx’, Q’ixkojalel, b’ix Tb’anil Qanq’ib’il, En defensa de la Madre Tierra, sentir lo que siente el otro, y el buen vivir. La lucha de Doña Crisanta contra Goldcorp. México: CeActl.

Madrid, R.L.  (2012) The Rise of Ethnic Politics in Latin America.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Morgan, R.  (2011) Transforming Law and Institution: Indigenous Peoples, the United Nations and Human Rights. Burlington, Vermont: Ashgate.

O’Brien, J.M.  (2010) Firsting and Lasting: Writing Indians Out of Existence in New England. Minneapolis, Minnesota: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Peace Brigades International.  (2011)“Mining in Colombia: At What Cost?” Colombia Newsletter, 18: 1–47.

Ryser, R.C.  (2012) Indigenous Nations and Modern States: The Political Emergence of Nations Challenging State Power. New York: Routledge.

Sassen, S.  (2008) Territory, Authority, Rights: From Medieval to Global Assemblages.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Sawyer, S. and Gomez, E.T.  (2012) The Politics of Resource Extraction: Indigenous Peoples,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 and the State.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Shadian, J.M.  (2013) The Politics of Arctic Sovereignty: Oil, Ice and Inuit Governance. New York: Routledge.

Shaw, K.  (2008) Indigeneity and Political Theory: Sovereignty and the limits of the political. New York: Routledge.

Tickner, A.B.  (2013)“Core, periphery and  (neo)imperialist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19 (3): 627–46.

Tickner, A.B. and Blaney, D.L.  (2013) Claiming the International. New York: Routledge.

UN General Assembly.  (2008) United Nations Declaration on the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s resolution / adopted by the General Assembly. 2 October 2007, UN. Doc. A/RES/61/295.

Van de Sandt, J.  (2009) Mining Conflicts and Indigenous Peoples in Guatemala. The Hague: Cordaid.

Wallerstein, I.M.  (2006) European Universalism: The Rhetoric of Power. New York: The New Press.

Zibechi, R.  (2013, October 27)“Latin America Rejects the Extractive Model in the Streets.” Americas Program. Available at: http://www.cipamericas.org/archives/10983  (Accessed 29 January 2014).

附註
1

紅吸湖第一民族保留區(Red Sucker Lake First Nation)的代表在探礦公司Mega Precious Metals, Inc.的工作營裡要求他們停止動工並且從立即從原住民領土上撤離。馬賽厄斯科倫坡第一民族(Mathias Colomb First Nation)也對哈德灣礦業公司在曼尼托巴省的活動作出相同要求。

附註2

根據這間公司自己發佈的社會與環境影響報告,馬林礦每個小時消耗25萬公升的水(MacLeod and Pérez, 2013)。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Self-Determination as Anti-Extractivism: How Indigenous Resistance Challenges World Politics

舉手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