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維亞鄉間工人統一工會聯盟、玻利維亞文化社群工會聯盟、芭托琳娜西薩玻利維亞國家農民暨原住民女性聯盟都睡著了」

科利亞蘇尤[1]傳統社群暨城鎮國家委員會(CONAMAQ)副首領,妮爾達.蘿哈絲宣稱:

「玻利維亞鄉間工人統一工會聯盟(CSUTCB)、玻利維亞文化社群工會聯盟(CSCIB)、芭托琳娜西薩玻利維亞國家農民暨原住民女性聯盟(CNMCIO-BS,簡稱芭托琳娜西薩[2]都睡著了。」

為民間組織與政府關係而把脈的訪談,堅持女性是社會鬥爭與動員的主軸

2014/05/25

譯者:Ying-Ying Chu

原文出處:第七頁獨立日報(Página Siete)

原文採訪記者:帕布羅.沛拉達(Pablo Peralta M.)於玻利維亞拉巴斯市(La Paz)

int-24683 科利亞蘇尤傳統社群暨城鎮國家委員會(CONAMAQ)代表妮爾達.蘿哈絲(Nilda Rojas)。

玻利維亞鄉間工人統一工會聯盟(CSUTCB)、玻利維亞文化社群工會聯盟(CSCIB)、芭托琳娜西薩玻利維亞國家農民暨原住民女性聯盟(CNMCIO-BS, 簡稱芭托琳娜西薩)都睡著了,因為他們沒有去質疑現行的法律,因此犧牲了人民的權益,科利亞蘇尤傳統社群暨城鎮國家委員會(CONAMAQ)代表妮爾達.蘿哈絲(Nilda Rojas)如是說。

「我們從情勢艱困的年代、毫無組織的時刻走過來了,至今仍堅守崗位,即便是面對壓力仍然持續奮戰。我們不會將自己出賣給任何一任政府、任何一個政黨。」妮爾達於本報訪談時表示。

二十八歲的妮爾達,有著高亢且強而有力的語調、尖銳的評判標準,特別是談到改變過程與政府的角色時。

記者科利亞蘇尤傳統社群暨城鎮國家委員會(CONAMAQ)有兩個組織您代表「有機」的那一方,可否為我們解釋一下這個情形?

妮:由於我們不願為政府破壞環境、違背憲法的法案背書,政府就成立了一個平行的組織。我們現在沒有參與的空間,被排除在原住民基金之外,被踢出科利亞蘇尤傳統社群暨城鎮國家委員會於蘇波卡其(Sopocachi)的辦公室,沒有法律地位,即使我們一直都遵循自治部的規範,該部卻只承認Hilarión Mamani那一邊。

記者:為什麼您所屬的這一方,對政府多所批評?

妮:科利亞蘇尤傳統社群暨城鎮國家委員會(CONAMAQ)的基層決議,要脫離支持莫拉雷斯政府的草根性組織團結協議(Pact of Unity)[3],就因為我們支持伊西博羅原住民傳統領域與國家公園運動(TIPNIS, Isiboro Sécure Naitonal Park and Indigenous Territory)的第八次與第九次大遊行,這種捍衛土地的行徑在政府眼中成了罪狀。埃沃‧莫拉雷斯政府說我們是右派、接受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的金援、意圖謀反;然而我們都知道這只是單方面的說詞,原住民族將會持續為我們的傳統領域而奮鬥,這是祖先交代給我們的使命,沒有傳統領域我們就無法存活、就不再是原住民,因此我們將持續捍衛大地之母。

記者之前傳出您們計畫買一個屬於自己的辦公室,目前進展如何?

妮:購置辦公室將是長期計畫,因為得花不少錢。我們目前只負擔得起租金,同時我們也正在對Hilarión Mamani的組織提告,正義的腳步總是來得比較慢,但我想它正在前進,我們已經被傳喚去作證,譴責他們的入侵與攻擊,我們正在耐心等待正義的到來。

記者:您會怎麼描述目前社會組織和政府的關係

妮:我們都知道,由雅朵夫查維茲(Adolfo Chávez)同志所領導的「有機」玻利維亞原住民聯盟(CIDOB),也有一個政府成立的平行組織,造成分裂情況。玻利維亞原住民聯盟(CIDOB)和科利亞蘇尤傳統社群暨城鎮國家委員會(CONAMAQ)的原住民領袖,都很遺憾,像是玻利維亞鄉間工人統一工會聯盟(CSUTCB)、芭托琳娜西薩玻利維亞國家農民暨原住民女性聯盟(CNMCIO-BS)、玻利維亞文化社群工會聯盟(CSCIB)這些社會組織,都睡著了。它們不出聲反對採礦法、土地侵占、水資源法、森林法、司法管轄範圍畫設等惡法。其中最嚴重的,是對血腥的採礦法保持沉默。

記者:除了像許多人說的,要導正與深化「改變的過程」外,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妮:很遺憾地,所謂「改變的過程」已經迷失了,它變成專屬於跨國公司與大地主的改變過程,繼續為有權勢者服務,而像我們原住民這樣邊緣的角色,依舊保持原狀,我們看不到改變的過程在哪,它不是像人工草皮或馬路大道那樣一蹴可幾的。

記者:您只有二十八歲,這不會讓您在面對原住民年長領袖時,造成阻礙嗎?

妮:年齡對我來說不成問題,但女性原住民的身分,的確對我造成一些限制。我們生活在一個既沙文主義又父權的系統中,連社會組織也不例外。政府同樣也歧視我,它不承認我們「有機」的科利亞蘇尤傳統社群暨城鎮國家委員會(CONAMAQ),才會去成立一個平行的組織。但是我喜歡自己女性的身分,我的丈夫孩子都非常支持我,為了他們和基層的人民,以及支持我的領袖們,我持續努力著,完成大家賦予我的使命。沒錯,身為女性是帶來一些困難,但是總有一天我們會衝破沙文主義的網羅。

記者:在社會鬥爭上,妳會賦予女性什麼樣的角色

妮:女性是社會鬥爭的主軸,就像我們在許多目前舉行過的大遊行裡面看到,即便人們沒有注意到,沒有給我們應得的正面評價,我們的的確確參與在其中,我們是維持這些遊行的骨幹,我們為遊行者準備食物、我們給予建議讓他們去對話、我們負責操心遊行或守夜期間大家在哪裡過夜。

受訪者履歷

出身:1986年7月29日出生於北波多西拉拉瓜鎮(Llallagua)

學歷:高中畢業後,在大學社工系就讀至第二年為止

名言:「我們不會將自己出賣給任何一任政府、任何一個政黨。」

[1]在原住民語中,印加帝國稱為Tawantinsuyu,意指四方之地,帝國以庫斯科為中心分為四個區域,其中科利亞蘇尤(Qullasuyu)是指包含今日秘魯東南部、玻利維亞西南部與智利北部的區域。

[2]芭托琳娜西薩(Bartolina Sisa)原為西班牙殖民時期原住民反抗領袖圖帕克卡達里(Tupac Katari)的妻子,常被借用成為原住民女性社運的象徵。

[3]包含玻利維亞鄉間工人統一工會聯盟(CSUTCB)、玻利維亞文化社群工會聯盟(CSCIB)、芭托琳娜西薩玻利維亞國家農民暨原住民女性聯盟(CNMCIO-BS)、玻利維亞原住民聯盟(CIDOB)、科利亞蘇尤傳統社群暨城鎮國家委員會(CONAMAQ)。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La CSUTCB, interculturales y las Bartolinas están adormecidos”

舉手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