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原住民對抗全球性議題的奮戰—土地權

2014/06/02

譯者:Risaw Walis

原文作者:Linda Daniels

土地權利肯認的減緩漸漸變成了全球性議題,嚴重的情況來自泛撒哈拉非洲地區,一份由權利與資源行動組織(Rights and resources Initiative)的研究指出,自從2008年以來,當地土地權利的肯認大幅地降低,以及在六年之間,本來就極少數的土地使用權律法,現在更為弱化並且所肯認之權利減少。

一份名為《改革的未來?2002年之後,森林權利的進步與減緩(What future for Reform? Progress and slowdown in forest tenure reform since 2002)》的報告,是系列中的第三篇,內容有關於2002之後,森林權利法令轉變的分析。權利與資源行動組織是由140團體所組成的聯盟,並致力於森林權利以及市場改革的議題。

報告的結論指出,原住民族以及當地居民都認為,在當地的習慣使用權法的制度下,森林是屬於他們的,「在大多數的國家之中,政府依過去的剝奪進程來宣稱擁有森林的擁有權,並聲稱這些都已正式地規範在正式法律之中,雖然政府漸漸地承認在地擁有權以及森林的管理權,但在許多地方,包含低、中、高收入的國家,關於森林權利的協定依然處於爭論並且不明的狀態之中。」

權利與資源行動組織的主席以及重要的貢獻者Andy White表示,這些結論不讓人意外,因為隨著土地的增值,是造成政府是否肯認在地土地權利的猶豫不決的因素之一。

White說到,雖然原住民族在許多領域上的成功,卻沒辦法在發展的層次上轉變為政治上的權力,因為「商業的利益…主導了自然資源的議題而且非常難擺脫這樣的現況。」

「原住民族權利的高漲,而屬於人權一部分的土地權也同樣如此,特別在拉丁美洲。也有個漸漸提升的意識,認為要給原住民掌管,因為原住民族保存及培養森林的能力,比起政府或私人機關都還要好。」

根據權利與資源行動組織報導,雖然已有拉丁美洲例子,在泛撒哈拉沙漠地區,原住民族的土地所有權卻只有百分之六屬於部落控管—卻都不屬於部落擁有

南非開放社會計畫(OSISA)的原住民族權利專案管理人Delme Cupido回應權利與資源行動組織的報告,他表示:「當然,大致上來說,部落對於土地的所有權本質上是關乎於原住民族文化、生計與生存,以及良好與被證實為能保護物種的多樣性,然而令人擔心的是,有鑑於原住民社群所不斷面對的威脅及普遍貧窮的情況下,有關土地權利的承認似乎變得更加衰退,這顯示出要繼續聲援原住民族以及當地社群,以確保有關土地所有權的立法執行及履行,方能達成更完整的權利保障。」

同時,White指出,即使有了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許多政府連執行都談不上。

White解釋到:「土地權肯認的減緩的確是全球性的危機,當政府提倡更多森林砍伐,它也正侵蝕了我們處理貧窮甚至是對抗氣候變遷的能力,當地居民的權利被剝奪時,有讓所有人都身陷危機,更導致自然資源被濫用,這也影響了我們所有的人。」

原文網址 Original Link:Africa’s Indigenous Fighting a Global Issue – Land Rights

 

舉手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