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因努族人(innu)被迫遷居

加拿大因努族人(innu)被迫遷居
譯者:Lézard Tsai (法語志工)

原文:http://www.survivalfrance.org/textes/3206-entretien-george-rich
此篇訪問由加拿大Labrador 區因努族人Joanna Eede、George Rich酋長助理參與,談及他們族人在被迫遷居後逐漸沒落的歷程。


© Dominick Tyler/Survival
Elder Shoashim Nui,聚落裡最幹練的木匠,旁邊是一雙他製作的雪鞋,獲得族人的口碑。
因努族人在加拿大東北部生活多久了?
我們生活在這塊土地上,這塊我們稱之為Ntessinan(我們的土地)已經有上千年了,我們會隨著季節遷徙到內地,夏天則遷徙至河岸邊。
我的祖父來自Ntessinan(我們的土地)的內部,他生命的大半都在Nutshimits(故鄉)渡過。當商人和傳教士抵達我們的山坡,我們的族人便定居在一個小村莊裡,以便用我們的獵物和他們交換物資。因努族人隨著馴鹿遷徙的動線移動,因為馴鹿是我們糧食的主要來源。我們相當了解牠們的休憩地點,和牠們在哪裡過冬。一般而言,這塊領地上所有的地點都有它們的因努名字。

因努族人靠狩獵為生,你們是如何在艱苦的環境生存下來?
因努族人有著卓越的、專屬於這塊土地、這裡的氣候、環境特徵、和常在這裡出沒的動物等等的相關知識。我們將這些知識傳給我們的孩子們,他們才得以在這塊土地上生存,這個還是最基本的,因為他們終將自力更生。


© Dominick Tyler/Survival
因努族人的在黑魚湖(lac de Black Fish)畔的營地,攝於Natuashish路上,臨近西北部的狩獵區。
您能描述一下您的家鄉嗎?
我在Natuashish生活,就在Labrador山坡上。這一區被森林與群山環繞。再往裡就是苔原了,這塊乾土就是我們狩獵尋路的地方。我在鄉野生活直到15歲,住在帳篷裡。直到Davis Inlet在1969年設立聚落。加拿大政府要求我們遷居,要用白人的方式教育我們的小孩。我的父母嘗試著維持部落的生活型態,直到我們在1970年搬家,這個時期我們被迫去上學。我記得有次我的父親來找我,為了把我帶去參加族裡秋天的聚會。學校老師跟蹤我們直到家裡,然後又把我帶回去學校。
您對於您的領土有著重要的精神貢獻,為什麼?
如同我們祖先所說,土地是我們生命中的一部分。沒有了土地,你甚麼都不是。動物、植物,所有和土地連結的都是因努人身份的象徵-做為一個人。
馴鹿對因努人而言代表甚麼?
馴鹿是我們生存的主要來源,我們依賴牠的肉以食用,牠的皮以保暖。我們關於馴鹿的傳說和神話都顯示我們尊重和感謝牠帶給我們的一切。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也是一樣的,我們榮耀牠們並將牠們的形體畫成我們聚落的標誌,放在旗幟上。


© Dominick Tyler/Survival
長子Manishal Nui砍樹為了重新開闢一條前往Natuashish狩獵地的老路。
談談因努人自然環境的傳統,你們使用何種草藥?
有植物和動物的某些部位被運用當作藥物,比如說可以用來治療咳嗽、感冒,或是肌肉痠痛。因努女人習慣在春初和夏末採集漿果,保存起來冬天的時候使用。熊的膽汁則有許多種用途:比如說抑制感染,也能用在傷口上。企鵝的油脂則用來治療感冒和解熱,融化後給病人飲下。生長在巨石上的黑色突起物,經碾碎處理成粉末狀後加水化開成漿,可以做為保健飲料。我的媽媽說,我弟有次手上長滿了怪瘤,她帶弟弟去一位長輩家,要求宰殺一隻老鼠,讓弟弟帶在身上。長輩將老鼠放血,將血灑在我弟的手上。幾天後那些瘤就消失了。
就您的觀察,氣候變遷帶給您的家鄉甚麼樣的影響?
這幾年,我們都留意到天氣有著巨大的轉變。現在冬天和春初的時候下雨,冬末之時,天氣比以前都更加寒冷了。這對動物有著很深的影響。舉例來說,黑熊在冬天度過一半後就會因為下雨不斷離開洞穴,但這樣黑熊會餓死因為牠並無法在寒冬中覓食。


© Dominick Tyler/Survival
一名因努長老和孩童
您們現在是如何教育孩子?
今天,聚落裡的成人帶領著年輕人到鄉野間,為了教導他們因努人生活相關緊密的傳統技能,像狩獵和划獨木舟,以及如何處理獵物。舉例來說,你得用特定的方式來分割馴鹿。如果用不尊敬的方式處理,你就冒犯了動物的靈魂。必須非常小心的擺放牠的骨頭和頭,因為動物的靈魂是理應被敬重的,尤其是脊椎的部分。聚落每一年的春天有個大型的聚會,為了傳授因努青年讓他們得以在土地上生存的知識。
您說因努語(Innu-aimun)嗎?
我的母語是因努語,在家中大部份的時間我都會說。每天說自己的母語是一種讓自己不要忘卻認同的方式,我們的語言是文化資產的一部分,也是我們之所以為因努人的原因。
因努人如何察覺人類和自然的關係?
最主要是基於尊重。當我還小時候,被教導要尊重自然,尊重雪、水、火、動物。我被教導要尊重所有人以外的生物和事物。
1960年發生了甚麼事情?政府是如何說服因努人遷居的?
這是政府欲同化因努人,並使其遠離我們的祖靈地的陰謀。政府得以控制我們,同化我們。政府派遣傳道士到聚落來,為了要滅除「惡靈」,把我們改變成基督徒,但這招並不管用。當政府成功的讓因努人離開傳統領域,他們隨即砍伐並浸濕了樹林。我們就像蓄欄中的牲口,等待秋天政府的屠刀。

© Dominick Tyler/Survival
Natuashish地下走私酒精問題。地上地下彷彿兩個世界,大部份的因努青年都有酗酒和吸毒的問題,從藥物到汽油皆有。
這個對因努族人的個人認同以及族群認同有何影響?
如果我們突然意識到,我們的生存方式一文不值,如果換做是你會怎麼樣?當我們被強迫學習另一種生存方式,如果是你,又會能有多少機會?在白人的世界裡,沒有工作沒有教育,除了根本沒有辦法與白人競爭外,你同時也迷失了和你原本生存方式的連結,所以你就變成了在兩個世界中間的賤民-變成了因努人和非因努人。唯一的解決方式就是用酒精掩飾傷悲,走上了自我毀滅之路。
同化的結果是甚麼?產生了甚麼問題?
原本我們習慣於在彼此連結活躍的聚落裡,但今天,我們拋棄了傳統生活。現在創立的這個聚落已經不如以往了,每個人都有他們自己的生活目標。有些人覺得聚落的未來,會因為錢流入因努人口袋中的而逐漸變成白人的社會。傳統的生活方式很難維持,即便我們已經開始著手舉辦一些活動來提高我們文化的價值,但我們部落裡頭的社會問題仍然非常嚴重。
您如何解釋因努族人是全世界自殺率最高的其中一個族群嗎?
基督信仰和(白人)教育和傳統文化讓我們產生混淆,白人世界讓我們相信我們一無是處,讓我們相信生命是不值得活的。現在回想起來,我相信部分白人的老師和教士對孩童性侵害。這個同化的過程持續地馴服因努人並深深地影響著我們的青年。青年們逐漸地失去了自我。我們活的不像樣,被夾在兩個世界裡,失去了和土地與動物的連結。

© Adam Hinton/Survival
在加拿大政府所建置強迫因努人遷居的房子裡,一個年輕的因努人倚在窗邊。
有許多誤解原住民族的刻板觀念散佈著,您希望跟這些對原住民族有著舊觀念的人傳達甚麼樣的訊息?
摘除對原住民的偏見是很難的。教育就是我對這個問題的回應。這個社會欠缺對文化和宗教以及其他族群的理解,但必須發現其他文化和理解這些文化和其他的社會是同等的。因努文化裡,所有人從小孩到年老都是被傾聽著的,因為我們相信我們每一個人都同時是負擔者和傳播者。
如果您可以傳遞一個訊息給世界上其他也遭遇到相似問題的原住民族-非洲、亞馬遜、北極區,您要說甚麼?
持續不斷地重拾輿論的意識和繼續告知大眾世界上的原住民族發生了甚麼樣的事情。生存的方式和語言的消失是第一個文化滅絕的警訊,這同時也是希望人類能夠保有更多不同的生存方式。要相信世界上仍然有許多寬厚的人,他們能夠貢獻改變世界的力量。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加拿大因努族人(innu)被迫遷居

  1. 好棒的訊息,第一次看到法語轉譯的文章(關於原住民的)!謝謝翻譯的志工~

舉手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